身体舒服又能赚钱

原本封閉的祖城,隨著上海等人的到來,緩緩開啟了,數之不清的道紋紛紛黯淡了下來,模糊不清的祖城,漸漸顯露出它的真實模樣,層層疊疊的宮殿一一顯化。
  踏入祖城的瞬間,天地元氣宛如濃稠的液體,上海感到渾身毛孔都乍然張開了。
  “好強的天地元氣……”
  上海一陣心驚,這祖城內的天地元氣量比起極境之地的要強上千倍以上,比起東荒其餘地區,至少強上數十甚至百倍,若是在此修煉的話,提升的速度是何等的快。
  若不是自己已經達到了靈聖巔峰的極致,難以再提升自身威能的話,他恐怕會當場找個地方修煉提升。
  “我突破了……”
  “我雖沒突破,但渾身上下有大量的氣流湧入,這種氣感真舒服,我預計再過不久就能突破了。”
  五行族高手們紛紛發出一陣陣的驚喜的呼聲。
  “尊下!這裡的天地元氣太濃郁了,我多年停滯的瓶頸,出現了鬆動的跡象……”木落激動之下,臉漲得通紅。
  “如果這天地元氣生生不息的話,我們五行族很快就會出現大批的高手。”枯髮長老等人也是興奮不已。
  經歷了兩次大戰,五行族的人口只有十萬左右而已,相比起昔年的上億人口,這等人數要少得多,不過由於有先見之明,遺留下來的大部分都是年輕一代中的精英。
  如今有了祖城這等環境,只要過一段時間,五行族就能徹底發展起來,而且這一次與九大派一戰,那些戰死的九大派高手身上所攜帶之物,包括功法、大術和大量的修煉資源,足夠五行族的高手用上很長一段時間了。
  大衰之後,就是強盛的跡象。
  原本頹然的眾位五行族的高層們,心底紛紛生起了希望。
  至於妖族,最後收攏後,僅剩六萬餘人,相比起五行族人,妖族高手們並不是很開心,他們修煉之法不同,雖有天地元氣滋養軀體,但奈何體內的血脈日益稀薄。
  上海也察覺到了這一點,不過他也沒辦法,妖族天生異於常人,主要靠激發體內的血脈,要強盛起來的話,必須得有荒獸的血液滋養,可如今整個東荒中,也就只有天一聖地的碧水龍龜存活於世。
  “等以後強大了,再去天一聖地試試,看能不能抽出一些碧水龍龜的血回來……”上海心中想道。
  環顧了一圈祖城,上海的靈識散發而出,憑著敏銳的感知,他忽然察覺到了天地元氣的流向,是從祖城最中心的位置溢出的,好奇之下,他朝著流向所在之處進發。
  祖城外面看起來不大,但裡面卻是極大,長寬各一萬里左右,足以容納上億人居住。
  飛掠了三千里左右,上海來到了祖城中心位置,正要跨入,忽然一股奇異的力量傳來,將他擋了回去,這股力量不強,但恰好將他擋在外面,眉頭一皺,他再度嘗試了一下。
  陡然!
  識海的五行聖印亮了起來,一種莫名的傳承信息湧出,面露迷惑的上海頓時釋然了。
  “原來這五行聖印是控制祖城之物,但必須得以上千魔祖的力量和五行大殿來催動……”
  上海明白了,為何自己之前無法踏入祖城了,原來是需要聖山內的上千魔祖力量和五行大殿,這些東西與五行聖印是同根同源的,特別是五行聖祖傳承大殿,二者本就是一體。
  只是不知為何,在昔年的時候分拆開了,五行聖印落入了五行祖的血脈傳承之中,而五行聖祖傳承大殿而化作聖山,成為了一處獨特的虛空。
  “或許,昔年先祖這麼做是為了避免五行聖印和祖城落入他人手裡吧……”上海猜測道。
  只是有一點他還沒弄明白,為何催動五行聖印需要上千魔祖的力量,難道是因為自身實力不足?必須得以聖祖力量來開啟,所以以上千魔祖的力量來協助他不成?
  思索了片刻,上海沒能想清楚。
  至於被阻隔的地域,是祖城的最中心處,裡面有什麼,他無法探知,也看不到,對此他頗為好奇,可惜,要踏入裡面,必須得達到聖祖的實力才行,這是五行聖印告知的。
  “神道境界的實力麼?以我如今的提升速度,至少還得花費好些年頭,而我壽元只有兩年多了,必須得想辦法找天地靈物提升壽元才行。”上海沉思道。
  嗯?
  上海剛準備轉身離去,忽然天罡戒內傳出了一絲氣息,濃郁而蒼古的氣勢從中勃發,一股強大的生命氣息充滿了韌性,縱使是他都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危險,像是恆古的可怕物種甦醒似的。
  玲瓏玉棺?
  上海立即否決了,當時那位至邪人物早已離開了,而且這種感覺與玲瓏玉棺的完全不一樣。
  心神迅速沉入了裡面,當看到小鼎內的景象的時候,上海頓時一愣。
  只見裡面放置著兩顆蛋,一顆古樸無華,通體黝黑,完全看不出裡面到底有什麼,但是那散發出恐怖的荒古氣息的卻是這顆蛋,此刻這顆蛋正在微微跳動著,彷彿心臟一般,最初是微弱的跳動,接著越來越強大,甚至有種引動天地之勢的跡象。
  他記得這顆蛋,是昔日從寶光道人身上獲得的,只是當時覺得有些特殊,所以留了下來。
  卻沒想到,這顆蛋勃發的氣息竟如此強盛。
  至於那顆萬毒母獸的銀色巨蛋,似乎感受到了威脅,早已橫移到了遠處,不敢與這顆蛋靠近。
  陡然!
  蛋上浮現出了一隻生物的形象,綻綻神華呈現而出,荒古氣息越發濃郁,撲面而來,縱使上海都有種窒息的感覺,生物的形象越來越清晰,一隻銀龍的外形漸漸浮現。
  遠古真龍……
  上海的心臟彷彿停止了一樣,而在他右臂上的黑龍印記,突然脫離而出,打在了那隻蛋上,隨著黑龍印記的嵌入,響徹天地的龍吟從蛋中爆發而出,恐怖的氣勢沖天而起。
  噗……
  一條銀黑色巨龍衝出了小鼎,龍身舞動,欲要衝入九天似的。
  頓時!
  整座祖城劇烈晃動了起來,在這股驚人的龍威之下,似乎有種要崩塌的跡象,數以億計的道紋橫生而出,護住了整座祖城。
  龍乃是與仙齊名之物,超脫天地而存在的,縱使是幼龍,煥發出來的聲勢也是可怕無比,站於一側的上海感到自己的身體要被這股龍威給迸裂了,就在這時,五行聖印脫離識海,罩住了他。
  沖天而起的銀黑色巨龍,被祖城上空凝聚的無數道紋覆蓋,將它死死的壓制在了裡面。
  霎時!
  祖城內的妖族和五行族高手們被驚動了。
  “那是什麼……”
  “好像是龍,傳說中的龍……”
  五行族的高手們滿臉震驚,那搖曳升空的銀黑色巨龍,竟令他們心生膜拜,差點匍匐在地。
  “祖獸,那是祖獸……”
  妖族的高手們激動無比,所有人,包括兩大妖王怔怔的看著,他們的血脈彷彿都被引動了一樣,奔騰不息,在體魄中流轉不斷,呆滯片刻後,兩位妖王帶著所有妖族高手跪拜了下來。
  “咕?”
  正坐在地上啃著靈藥的小獸,抬頭看了一眼,黝黑的眼珠猛然一亮,瞬間靈動了起來,小傢伙的微張的嘴巴,忽然流下了亮晶晶的口水,這副模樣就像是看到了最愛的美食一樣。
  “龍氣……這顆蛋竟是龍蛋……不!太古真龍早已離開了這一界,而且真龍後裔若出世,一方世界必會被崩毀,這不是真龍後裔,應該是獲得了一絲血脈的荒獸。”老不死橫掠到上海身側。
  “這真是荒獸蛋?”上海吃驚道。
  在五行聖印的願力加持下,溢出的龍威被擋在外面,縱使如此,他還是感受到了龐然的壓力。
  “廢話!”老不死說道:“這應該是一隻擁有一絲真龍血脈的荒獸。”
  “你怎麼看出來?”
  “如果這只荒獸蘊含的真龍血脈再強一點,這五行族的祖城就要被毀掉了,至於里面之人,包括你我,都可能被碾成粉碎。”
  “這麼可怕?”上海臉色一變。
  “真龍乃是堪比仙的生靈,超脫天地之外之物,其所生幼崽,連天地大道都要規避。”老不死說道:“只是真龍幼崽不臨世間,縱使遇到你也沒機會將之收服,除非你能將太古第一戰體完成。”
  “太古第一戰體完成就能收服真龍幼崽?”
  “或許有機會,但龍不入世間,你去哪找。據本尊所知,太古時代,曾有第一戰體轟殺真龍後裔的事蹟。”
  “真龍後裔都能斬殺?”
  “當然不是真正的真龍後裔,而是蘊含一些血脈的太古荒獸罷了,但也比遠古荒獸要強大得多,大略相當於神人這個層次吧。”
  “神人般的真龍後裔……”上海倒吸了一口冷氣,神人的傳聞他聽說過一些,那是超越了至高聖主的存在,擁有著強大的神威,無人能與之匹敵,據說僅次於傳說中的仙。
  遙望著頂空的銀黑色巨龍,上海倒吸了一口冷氣,縱使有無盡願力加持,他還是感受到了可怕的荒古氣息,如果沒有願力抵禦的話,以他的體魄都難以承受得住。
  還未出世就這般可怕了,若是出世的話,那還得了?
  荒獸的實力,上海是見過的,天一聖地的那隻碧水龍龜,堪比道器之威,而且還是尚未成長起來的,若是徹底成長起來的話,將會更為可怕。只不過唯一的缺陷是,荒獸成長極為緩慢,越強大的荒獸,成長得越慢,有的甚至耗費萬年以上的時間。
  不過!
  那是以後的事,上海沒在這個問題上多想下去,目前他在考慮的是該如何收服這只蘊含一絲真龍血脈的荒獸,像這種類型的荒獸,在孵化之際就會具有很高的靈智了,要收服極為困難。
  方才,上海嘗試了馭獸術,但每次釋放出來,都被銀黑色巨龍的龍威給震散,連觸及位於里面的蛋的機會都沒有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