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KA

啵!
  滔天靈識從戰車中狂湧而出,蘊含著遮天蓋地之勢。
  母峰中的所有人皆感到識海躁動不已,隨時都可能會崩掉一樣,在場的九大派高手無不悚然色變。
  就連龍陽尊者神色上都浮現出了一絲罕有的凝重,同為神道境界層次,他自然能夠感受到對方的靈識的可怕。
  “退回去吧。”
  蒼老而渾厚如鐘的聲音,在每一個人的心裡迴響,震得在場之人心底發怵,這是二者實力相差。
  “哈哈……”
  龍陽尊者忽然昂頭大笑,旋即神情冷了下來,“退回去?閣下說的輕鬆,本尊者耗費不少代價前來,豈能隨意退走,閣下不願出來,莫不是瞧不起龍某人?既然如此,那我們也沒什麼話好說的了,龍某人倒是要領教一下閣下的高招,看看閣下是否有這個資格。”
  霎時!
  天地頓時變了,原本晴朗的虛空變得烏沉沉的,密密麻麻的天之雷火從天而降,萬里大地上遍布著如柱粗的大地雷火,兩種不同的雷火相互呼應,令萬里地域化為了雷火之區。
  這是大人物的恐怖之處,掌握了一方大道的他們,隨手就能取用天地之威,隨便一擊都能令萬里之地化為虛無。
  戰車中!
  驚天靈識沖天而起,直接衝入蒼穹之中,原本烏沉沉的萬里虛空,頓時被打碎了。
  與此同時!
  龍陽尊者隨身一動,天地雷火隨行,沖天而起。
  尊者之間的大戰,波及太廣,萬里之地很容易就會被轟成虛無,下方有九大派的高手,根本難以承受二人激戰煥發出的恐怖威能,所以兩位尊者都衝入蒼穹之中,以免波及無辜。
  轟……
  蒼穹轟鳴!
  只見高空中,星辰點點碎去,那並非是辰星破碎,而是蒼穹被打碎了,雖然相隔不知多少萬里,眾人無法看清兩位尊者的交手,但卻是能夠通過天象變化來看出尊者的實力有多麼恐怖。
  萬里蒼穹被兩股衝擊所覆蓋,就連上海都無法看清,只能感受到上方的戰鬥有多麼激烈。
  這已不是一個層次的戰鬥了。
  就在這時!
  九位天道境界的高人出手了,其中四人朝著金甲衛士轟殺了過去,每一個渾身蕩漾著恐怖的天地之威,所過之處,震得虛空紛紛碎成灰燼,三千金甲衛士當即被阻擋了下來。
  而五名高人,則朝著戰車殺了過來。
  嗷!
  兩頭麒麟巨獸身上的韁繩掙脫開來,四蹄踏神火,渾身鱗片泛起了更為濃郁的神芒,同時朝五名高人吐出一口麒麟神焰,恐怖的神焰瞬間燒化了一切,五名高人早已料到這兩隻麒麟巨獸不好對付,其中四人施展出大術,擋住了神焰。
  另外一名天道初境的高人,則朝上海掠去。
  “小傢伙,區區靈聖巔峰也敢跑出來鬧事,等本座擒下你,定讓你後悔來到此地。”
  天道初境的高人冷笑不已,右掌隨手拍出,整隻手掌頓時化作了碧玉狀,宛若璀璨的玉石,三萬道紋橫生而出,交織在一起,瀰漫著強盛的天地之威,虛空被拍碎了,溢出的罡風直接被碾散。
  陡然!
  上海跳下戰車,一步踏出,隨手一揮,十萬血煞匯成了一柄巨大的血刃,在九道本體極威的灌注下,以及接近極數的本體道紋加持之下,橫空斬了過去,只見天地間泛起一絲血光。
  二人交錯而過!
  那名天道初境的高人僵在虛空中,他的神情一片呆滯,瞳孔迅速擴散,原本完整的身軀上浮現出了密密麻麻的血線。
  “怎……麼……會這樣……”
  天道初境的高人鼓動著喉嚨發出這句話,血線崩炸,軀體頓時化為了碎片,掉落而下,此人致死都無法料到,自己竟會死在一個靈聖巔峰的後輩手裡,而且還是被對方一擊斬殺的。
  揮手斬殺一名天道初境的高人……
  正與兩隻麒麟巨獸對戰的四位天道境界高人頓時大驚失色,顯然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。
  上海手持修羅血刀,渾身蕩漾著濃郁的肅殺之氣,瞳孔殷紅如血,裡面隱隱有著神韻在流轉,赤色的身軀上佈滿了金黑交錯的神秘道紋,強橫的體魄之威震得虛空微微晃動。
  這時!
  一名天道中境的矮胖高人脫離了與兩隻麒麟巨獸的纏鬥,直接殺了過來,因為有了前車之鑑,這位矮胖高人直接施展出了強大的秘術,只見此人一震,身上化出了六臂凶神。
  凶神高達三十丈,龐然的身軀遮蔽了整片虛空,每一臂都蘊含著千萬鈞的力量,才剛剛浮現而出,就震碎了整片虛空,恐怖的臂力連山脈都能夠轟碎,六臂齊發之下,威力更是震天鑠地。
  “小子,受死吧。”
  矮胖高人化入凶神之中,令原本的凶神更加凝實,渾身更是激盪著驚人的威能,這是破虛派大秘術中的六臂凶神術,施展出來威力極為可怕,哪怕是同境界的高人都不敢輕易觸碰,以免被碾殺。
  唪!
  修羅血刀化回體內,上海的目光閃爍著莫名的神韻,整個虛空在剎那彷彿被靜止了一樣。
  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唯獨矮胖高人臉色一變,因為他的大術威能竟驟然降低了到了四成,連帶本體威能也是如此,雖然只維持了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,但對天道境的高人來說,僅僅一瞬就能決定勝負了。
  上海一拳砸出!
  接近極數的道紋橫布整隻拳頭,金黑色神芒越加璀璨,五種更加強盛的道紋蘊含期間,這五條道紋彼此相連,與九千九百九十一條道紋交織在一起,如同初始之源,本源之根,令接近極數的道紋生生不息,連綿不絕。
  “哈哈……不自量力,竟用體魄與六臂凶神相撞,看本座將你碾殺。”
  見到上海一拳砸來,矮胖高人狂笑不已,這種行為在他看來,幾乎等同是在找死,破虛派的六臂凶神術,凝聚出來的凶神可是連同境界的高手的大術都能砸碎的,甚至還砸碎過一些堅硬無比的寶物。
  區區體魄,竟還敢與六臂凶神對轟,這不是找死又是什麼?
  轟……
  一拳與六臂相撞的瞬間,矮胖高人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,在他眼前,飽含著六千萬鈞力量的凶神六臂,竟被直接轟碎了,眼前的一幕,徹底顛覆了他此生以來的所見和所知。
  連凶神六臂都能震碎,眼前這個年輕的小子到底擁有著多麼可怕的體魄。
  “不可能……”
  矮胖高人心中狂吼,眼看著拳頭勢如破竹的轟來,他臉色驟然一變,趕緊匯集所有威能抵禦,恐怖的震擊力將他震得朝後退了兩步,不過最終還是擋下了這必殺的一擊,這是他才注意到周身已被冷汗浸透了。
  “小子,本座要將你碎屍萬段。”
  矮胖高人勃然大怒,身為天道中境的高人,竟被一位靈聖巔峰的後輩逼到這等地步,若是傳出去,不但他顏面盡失,甚至還會淪為九大派的笑柄,這種羞辱,只能以轟殺對方來償還。
  陡然!
  一道身影已經欺近。
  “你找死……”矮胖高人一驚,不過他卻沒有太過於擔憂,以他天道中境的威能,遠遠高過於對方一個境界以上,只憑威能就能震開對方了,當即運轉威能與周身。
  可是!
  這名矮胖高人忽略了一件極為重要的事,縱使上海的威能比他差了整整一個境界,但是體魄之能卻是威能無法防禦的,那是源自於身體的力量。
  轟!
  上海被震得倒退而出,而那名矮胖高人通體遍布的威能並沒有被擊碎,但裡面的軀體卻被震得血肉模糊,骨頭早已徹底斷碎,人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,由於威能的存在,他依舊懸於高空中。
  又死了……
  三位天道境的高人徹底色變了,如果說第一位是意外的話,那麼第二位就絕不是意外了。
  雖然他們一直在與兩隻麒麟巨獸纏鬥,但散發的靈識卻還是能夠察覺得到上海與矮胖高人的打鬥,那一幕令他們心驚不已,萬萬沒想到眼前這位只有靈聖巔峰實力的小子,竟擁有這般可怕的體魄。
  以靈聖巔峰的實力,連斬兩位天道境高人,其中一位還是天道中境的,這等實力太過驚人了,整個東荒之中,也就只有三大聖地的聖女和聖徒能夠與之比肩而已。
  不能讓他近身……
  這是三位天道境高人見識了對方轟殺兩位天道境高人後,萌生出來的強烈念頭。
  不過!
  上海沒有再出手,而是遠遠的吊在後面,目光一直盯著三位天道境界的高人。
  這一舉動,令三位天道境界的高人叫苦不迭,兩隻麒麟巨獸本身實力就夠恐怖的了,以他們三人聯手,也只能勉強應付,如今又被上海盯著,偏偏這小子又不動手,這令他們感到脊背泛寒,心神緊繃。
  呲……
  上海忽然對著三位天道境界的高人微微一笑,同時揮了一下手,只見一道血芒閃爍。
  要動手了?
  當即三位天道境界的高人臉色一變,心神處於緊繃狀態的他們,迅速將心神收回了一半,正要運轉威能抵禦的時候,突然前方湧動著恐怖的氣息,赫然是兩頭麒麟巨獸吐出了神焰。
  不好!
  察覺到上當的三位天道高人又怒又惱,被轉移注意力的他們倉促之間提起威能,匯集大術防禦。
  陡然!
  一股驚人的靈識從後方衝擊而來,如風一般又快又急,無孔不入,直接打在了其中一位天道初境的高人識海中,這道可怕的風靈劍識,直接震得那位高人識海晃動。
  就在這短暫的失神片刻,神焰已經將這位高人吞沒了,恐怖的灼燒力量,頓時將這名高人燒成了飛灰。
  而另外兩位因為倉促抵擋,渾身毛髮被燒焦了,連衣衫都被燒出了多個大洞,那副狼狽的模樣,哪還有天道境高人的風範,陡然,一道血光乍現,十萬血煞化成的血刃橫斬而來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