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一品楼湖州

“竟還讓本尊者出手第二次,這妖族還真有點意思。”龍陽尊者眼眸瞇成了一條縫。
  地面轟隆顫動,大地雷火不斷浮現出地表,蘊含的聲威令在場的九大派高手神色驟變,有的已經快速退到了後方,哪怕是九位天道境界的高人,都退到了遠處,並運轉威能護住身軀。
  “碎吧!”龍陽尊者手指一彈。
  天地大勢被引動,蘊含極致之威的大地雷火沖刷而出,這一次威力比起之前更加恐怖。
  噗噗……
  九位天道境界的高人護體威能差點被震碎,早已退到遠處的九大派高手當場被震飛了不少。
  “擋不住了,你們自己小心吧……”老不死驚呼。
  轟!
  大門碎開了。
  早已化出本體的金吼妖王和郝陽妖王被掀飛而出,強橫無比的身軀上,密布的厚實鱗甲全部被震碎,渾身血肉模糊,就連骨頭都斷碎了大半,兩大妖王頓時奄奄一息,顯然已失去了戰鬥力。
  霎時!
  在場的妖族和五行族的高手面無血色,入口處湧入進來的九大派高手越來越多,他們迅速朝後退去,看著越來越多的九大派高手,枯髮長老等人的心越來越沉。
  就在這時,一名身著錦繡衣袍,模樣俊朗的男子出現在眾人眼前,此人渾身蕩漾著令人窒息的神芒,就連九位天道境界的高人都恭敬的站在其身後,赫然是那位尊者層次的大人物。
  縱使是看上一眼,枯髮長老等人都有種陷入無盡深淵的感覺,甚至身上的氣血都差點逆流,這是二者實力相差太大的緣故。
  “咦?姹女氣息……”
  龍陽尊者的目光陡然盯住了位於角落中的慕月,眸子中煥發出神采,“本尊運氣看來不錯,竟能遇到一個將姹女功修煉到大成的女子,正好本尊困於瓶頸多年,你就隨本尊回去,將你的姹女之體奉獻出來吧,放心,本尊不會虧待你的。”說話間,一股強絕的吸力穿透了眾位高手,慕月被臨空攝起。
  枯髮長老等人眼睜睜的看著,但卻無法出手阻攔,因為龍陽尊者的勢壓太可怕了,將他們徹底壓制住了,連體內的威能都難以運轉分毫。
  “你這麼做,以後會為此感到後悔的。”慕月見無法抵抗,掙扎了幾下後放棄了,不過美目中卻透出沉冷之色。
  “後悔?”
  龍陽尊者目露異色,吸力消失了,慕月卻被另一股力量拖起,懸在了距離他只有三丈遠的位置上。
  “本尊活了六百餘年,從未後悔過。小女娃,你倒是說說,本尊為何以後會後悔?”龍陽尊者問道。
  “尊下絕不會放過你。”慕月冷聲道。
  “誰是尊下?”
  龍陽尊者眉頭一皺,突然眼中射出一道磅礴的靈識,打在慕月身上,旋即收了回來,恍然道:“我還以為是什麼人物呢,原來這位所謂的尊下也不過才靈聖巔峰的實力。讓本尊後悔?你太天真了,別說這傢伙才靈聖巔峰,縱使達到天道境界,又或是達到神道境界,他也沒這個本事。”
  “他絕對有。”慕月自信的說道。
  “絕對有?這輩子都沒機會了,若他敢出現在本尊面前,本尊才會讓他知道什麼叫做後悔。”
  龍陽尊者目露不屑,道:“行了,不與你爭,今日你好好洗乾淨,本尊要拿你來做突破,姹女之體,還真是罕見,這一趟本尊倒是不虧。至於你們,沒有任何用處了,都消失吧。”
  說完,龍陽尊者抬起手,虛空升起了可怕的異力,整座祖牢彷彿被納入了他的執掌中一樣,所有人都感到呼吸變得困難起來,渾身上下似乎被巨人用手掐住一般。
  “死!”
  龍陽尊者吐出一個字。
  存在萬古,堅固無比的祖牢瞬間崩碎了,恐怖至極的異力席捲而來,眼看就要將在場三萬餘人剿滅。
  轟!
  驚天爆響從頂空傳來。
  龍陽尊者眉頭一皺,在場的九位天道境高人察覺到了什麼,神色微微一變,頂部的虛空不斷被碾碎,正以極為可怕的速度朝此進發,這股恐怖的威力,讓人心顫。
  天際處。
  兩頭閃爍著神芒的麒麟獸踏空而來,一輛古樸的戰車碾壓著虛空,上千金甲衛士相伴左右,飛掠之間,撕碎了陣陣虛空。
  戰車上,一名英挺的年輕男子屹立其中,一頭黑髮無風狂舞,黝黑的眸子閃爍著道道精芒,強橫的體魄任由虛空碎裂的力量衝擊著,發出令人心震的砰砰聲響。
  遍布的神芒籠罩著整座戰車,就連這名年輕男子都被侵染了,通體泛起的神光如同鎧甲般,覆蓋在他的身上,宛若從九天降下的戰神,兩頭麒麟巨獸鼻孔間不斷噴出一道道的雲霞火霧,驚人的氣勢壓得下方的九大派高手不敢動彈半分。
  駕馭天地異獸而來,三千金甲衛士相伴而行,如此聲勢,不少九大派的高手已經呆住了。
  “尊下……”枯髮長老等人驚喜交加的看著戰車上的上海,一個個激動的難以復加。
  就連慕月,俏臉都漲得通紅,嬌軀更是因為激動,顫動得更加厲害了,目光中透出了驚喜和仰慕之色,甚至都忘了自己正處於凶險之間。
  “殺!”
  上海大手一揮。
  三千金甲衛士唰唰衝掠而下,這些金甲衛士,皆是面色沉冷,目光中透著冷然與驚人的肅殺之意。
  “區區三千人,也想要翻身?”一名矮胖的天道境高人冷冷一笑,袖口一甩,“百萬妖族都葬身此處,區區三千人又有何用,給我將這三千穿著金甲的傢伙全部斬殺。”
  霎時!
  九大派的高手紛紛升空而起,近兩萬的人數,幾乎將整片虛空給遮掩了,經歷過之前的大戰後,遺留下來的這批高手大多數都是九大派的精銳高手,別說以一敵二,縱使以一敵三都有可能。
  近兩萬名九大派高手,宛若席捲的龍捲風,各種大術轟然打出,方圓五千里的虛空被震垮了,大地上的山丘全部被掃平,瞬間就將衝殺而來的三千金甲給吞沒了。
  “哈哈!不自量力。”
  “以為穿著古怪的金甲就能撼動我們九大派,也未免太天真了。”
  “自尋死路罷了。”
  九大派的高人們紛紛面露譏誚,在他們看來,上海這次的援救只是找死的行為罷了。
  兩萬名高手齊齊施展的各種大術,聚合的威力是何等可怕,哪怕是天道境界的高人也有殞落的危險,當數量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,縱使是高境界的高手也有被斬殺的可能性。
  見到這一幕,枯髮長老等人的心頓時一沉,才剛提起的一點希望又再度破滅了。
  陡然!
  恐怖的大術中,溢出了一絲金色神芒,緊接著它越來越強盛,而覆蓋在上方的大術則被不斷的吞噬。
  三千金甲衛士衝殺而出,直接穿透了大術,他們身上的金甲依舊如初,沒有絲毫破損的跡象,九位高人的神色頓時一滯,顯然沒想到兩萬人施展出的大術,竟都無法傷到這三千金甲衛士。
  呲……
  金芒橫空。
  如果說九大派高手是一隻猛虎的話,那麼三千金甲衛士就是一群凶狼,直接殺穿了過去,大量高手被金芒切割,每一次揮動,就像是死神的鐮刀般,帶走不少的性命。
  短短幾個呼吸,兩萬名高手已經損失了四千多位,剩餘的一萬六千名高手皆是面露懼意,無論他們凝化的大術有多強,都難以轟開金甲衛士身上的金甲,更讓他們心顫的是,對方冷酷無情,彷彿殺戮的法器,每一次出手都是力求斬殺。
  九大派高手的死傷不斷增加,僅僅一會兒的功夫,就已經殞落了近一半了,而金甲衛士也出現了傷亡,不過僅僅有一位受傷而已,而且只是被劃破了臉。
  枯髮長老等人心震不已。
  沒人比他們更清楚九大派高手的可怕,之前的交戰中,百萬妖族高手幾乎就是被碾殺的。
  如今!
  九大派高手就像當時的百萬妖族一樣,不!比百萬妖族還更弱,被三千金甲衛士直接橫碾而過。
  九大派的死傷越來越多,天道境界的高人們再也耐不住了,全部盯住了上海,顯然這位才是號令三千金甲衛士者,當即九位高人飛掠而起,準備聯手絞殺掉位於戰車上的上海。
  “都一邊去,他的命,本尊來取。”
  龍陽尊者說完,隨手一抬,萬里大地上浮現出了密密麻麻的大地雷火,這些雷火每一根都有拇指粗細,蘊含的威能更是可怕無比,但凡被轟落的九大派高手,在觸及這些雷火的瞬間,都化為了飛灰。
  沒人能夠抵禦,哪怕是靈聖巔峰的高手,都會在瞬間灰化。
  九大高人心中發澀,迅速退離,縱使以他們的實力,一旦掉落下去,也絕對是有死無生,這就是大人物的可怕之處,隨手能夠調用強盛的天地之威,這是掌控了一方大道的能耐。
  “尊下是吧?倒是有幾分能耐,本尊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擋得住這一擊。”龍陽尊者彈指一點。
  轟……
  萬里大地的雷火翻騰而起,彷彿整片大地都被掀起來了一樣,恐怖的雷火席捲而出,虛空震碎,溢出的虛空風暴在觸及這片雷火的剎那,被當場絞碎了。
  枯髮長老等人的臉色已經一陣慘白了,縱使位於母峰之上,他們還是能夠感受到這股力量的恐怖,這不是普通的威能,而是足以覆滅萬里區域的天地之威,大地上遍布雷火,彷彿深淵地獄一樣。
  眼看著兩隻麒麟巨獸和戰車就要被吞沒了。
  陡然!
  萬里虛空徹底靜止了,席捲而來的恐怖雷火,被凍結在虛空之中,另一股恐怖的氣勢從戰車中蕩漾而出,彷彿漣漪一般,朝著遠處激盪而去,而那些雷火則被紛紛淹滅。
  遍及萬里的雷火,瞬息消逝了。
  龍陽尊者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驚容,目光閃爍了幾下後,朗聲道:“是哪位道友在此?”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