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”品茶”上课群

妖族祖殿轟隆震響,禁陣不斷晃動,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隨時都會破開一樣,剩餘的妖族高手和長者們,受傷的都在趕緊療傷,耗盡威能的則在快速的恢復著,但是此刻的祖殿內卻顯得一片沉重。
  這一次大戰,無論是妖族還是五行族,都領略到了九大派的可怕實力,僅僅派出了三萬高手,就橫掃了整個妖族,百萬妖族高手,最後只剩下為數不多的一萬人。
  而九大派的損失還達不到一萬。
  這還只是東荒九大派的實力,在九大派之上還有屹立萬年以上的聖地,九大派都如此強大了,更別說聖地了。
  雖然眾人都在默默的療傷和恢復威能,但誰都清楚,這一次劫難很難躲過去了。
  “郝陽妖王,您怎麼樣?”枯髮長老上前問道。
  “沒事,這條老命還能再拼一把。”
  郝陽妖王已經恢復了人身,只不過此刻的他渾身都是傷口,有的地方傷勢甚至深入骨頭內了,相比起那些傷重者,好不到哪去。
  陡然!
  祖殿轟的一聲爆響。
  “不好!禁陣要被破開了……”金吼妖王神色劇變。
  “退入祖牢裡面。”
  郝陽妖王咬了咬牙。
  破開的禁陣處,九道驚人的氣息蘊含著可怕的天地之威襲來,赫然是九大派的九名天道境高人襲來了,這些人實力最高雖只有天道中境,但極其擅長配合,加上懂得強大的大術,聯手起來實力極為恐怖。
  當即!
  正在療傷和恢復的高手們,紛紛朝祖牢方向快速退去,很快步入到了兩道門後方,當最後一人退入後,大門亮起了強盛的妖文,迅速緊縮了起來。
  九大派高手蜂擁而入,轟起了兩扇大門,可是這兩扇大門極為古怪,轟了半天始終無法撼動分毫。
  “怎麼都站這裡不動?”九名天道境界的高人飛掠而來。
  “回禀長老,這兩扇大門不知是什麼材質所製,難以撼動。”一名高手趕緊說道。
  “難以撼動?”一名灰袍高人嘴角噙著一絲冷笑,“讓開,本座來轟開這兩道破門。”
  說話間,洶湧的威能席捲而出,化作了一尊三眼六臂的上古凶神,這尊凶神每一臂都蘊含著千萬鈞力量,強盛的天地之威涵蓋其中,剛剛顯化出來,就震得在場高手心震不已。
  “破虛派的六臂凶神術,果然不愧是萬古歲月遺留下來的強大秘術。”
  “一臂千萬鈞力,六臂齊發,足以震碎山河了。”
  “此門雖古怪,要轟開並不是什麼難事。”
  其余天道境的高人暗暗心道。
  上古凶神揮動六臂,直接砸向了白色的大門。
  轟!
  大門劇震,可卻沒有想像中的那般被直接震碎,只是晃動了一下,又恢復了正常,連一絲痕跡都沒留下,在場的天道境高人神色微微一變,顯然沒料到這座大門會堅韌到這等程度。
  “這兩道門有古怪。”
  “諸位道友,看來我們得聯手了。”
  “嗯!早些破開,早些滅掉這些妖族,這荒瘠之地的氣息,頗讓我感到不舒服。”
  霎時!
  九名天道境的高人紛紛匯集威能,一道道驚人的大術轟了出去,砸在白色大門上,一陣碾轟後,上方的妖文漸漸化去了一些,堅實的大門上出現了一些細微的裂縫。
  “本座還以為這大門有多難破,也不過如此。”
  “害我等耗費如此多的氣力,等下本座定先斬那兩位妖王。”
  見能破開大門,九名天道境的高人出手頻率更高了,就連一旁的九大派高手都加入進來,如同暴雨般的大術轟擊在大門上,妖文褪去的速度越來越快,裂痕逐漸擴大,猶如蛛網般遍布整座大門。
  在門的後方,一眾妖族和五行族的高手臉色慘白如紙,看著不斷呈現出裂痕的大門,他們眼中已經浮現出了絕望。
  金吼妖王等人的眼眸漸漸黯淡了下來,妖族和五行族都要完了,失去了這道門的阻擋,除去兩位妖王還有些許戰力外,其餘妖族和五行族高手只有任由九大派屠戮的份。
  咚咚……
  大門不斷發出震響,每一聲傳來,眾人都感到心臟隨之顫動。
  裂痕越來越大,大門已快崩毀了。
 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位於最後方的碧月嵐等人,更是心中發澀,雖然這裡面還有近三萬餘人,但大部分勢力都只有靈師境界而已,與九大派比起來,根本就不值得一提。
  咔咔……
  大門斷裂聲傳來,顯然已快撐不住了。
  在場的高手臉色都變了,九大派根本就不會放過他們,完全是要趕盡殺絕,他們根本就沒有活下去的機會。
  陡然!
  嗷!
  震人心魄的吼聲傳來,在場的妖族高手,包括金吼妖王等人的心都禁不住一顫,那是荒獸的氣息,這股氣息雖然只有一點,但卻散發出懾人的威迫,那是源於遠古時代的先祖的力量。
  只見一根佈滿了強大妖文的金色骸骨射出,撞在了大門上,骸骨瞬間化開,融入了大門的裂縫中,將即將斷裂的大門給撐了起來,蘊含著遠古氣息的妖文遍布上方,妖芒爍爍,煥發出了恐怖絕倫的威力。
  “皇者聖骨……”
  “它竟在護佑我們,難道是先祖顯靈了?”妖族的高手們頓時驚喜交加。
  “先祖顯靈個屁,要不是看在林小子的份上,本尊才懶得管你們。”一道聲音從骸骨上傳來。
  在場的高手,包括金吼妖王等人臉色驟然一變,他們萬萬沒想到這根骸骨竟然會發出聲音。
  “先祖?”金吼妖王試探的問了一句。
  “都告訴你了,本尊不是你們的先祖,行了,別廢話了,有這個時間,還不快恢復。”老不死怒道。
  雖然金吼妖王等人不清楚裡面的老不死是什麼東西,但也知道對方是在幫他們,當即趕緊恢復傷勢和威能。
  轟!
  爆響依舊不斷,但在皇者聖骨融入之後,大門只是輕微晃動而已,再也沒有迸裂的跡象了,金吼妖王等人見狀,心稍安了不少,沒有再浪費時間,繼續恢復著威能和傷勢。
  此時此刻,大門外面。
  “怎麼回事?”
  “這門就要被轟碎了,怎麼又恢復了?”
  “感覺比之前還要硬得多,我們九人聯手,竟還無法震破……”
  九大天道境高人臉色沉了下來,原本就要破開大門了,卻哪知大門會出現異狀,而且比之前還要堅韌,他們九人嘗試著聯手轟擊,只是讓大門稍微晃動了一下而已,根本無法破開。
  “還沒解決?”渾厚的聲音在九位天道境的高人耳邊響起,緊接著虛空泛起了漣漪般的神芒,一道身影浮現而出,僅僅只是浮現,恐怖的威勢就令九大高人臉色驟變。
  “回禀龍陽尊者,我等原本要破開了,但此門卻出現了怪異,不但恢復如初,而且還更加堅韌了,我等聯手試過,難以撼動……”為首的高人澀然道。
  “難以破除?”龍陽尊者瞇了瞇眼,“果然有些古怪,都退下巴,讓本尊者來破開它。”
  “是!”九位高人紛紛鬆了一口氣,退讓到了一旁。
  龍陽尊者眼瞳微微一凝,黑色雷火閃爍,四周的天地元氣霎時被抽空,大地上泛起了密集而蘊含恐怖威力的雷火,九大高人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,以他們的境界自然看得出來,這是大地雷火。
  這是天地之威的一種,威力極為恐怖,以天道境界的實力就能引用,但是只能引用一小部分而已,頂多達到一里範圍而已,像龍陽尊者這般,直接調用方圓百里內的大地雷火,就很恐怖了。
  “破!”
  龍陽尊者只突出一個字。
  被抽出的大地雷火,伴隨著眼眸中射出的黑光,打在了大門上,只聽到啪的一聲,大門朝里面凹陷了一尺。
  原本已經安靜下來的大門內,再度傳出悉悉索索的聲音,金吼妖王等人已經重新爬了起來,驚愕的看著即將破開的大門。
  “該死的,竟來了一位尊者,本尊最多只能再擋一擊,剩餘的你們自求多福吧……”老不死喊道。
  尊者……
  金吼妖王等人心中一滯。
  或許其餘高手不知道尊者是何等層次,但金吼妖王這等達到妖王層次的卻是知道,那可是大人物,任何一位都擁有著翻山倒海的可怕力量,彈指之間就可滅殺掉在場的所有高手。
  如果面對的是天道境界的高人,他們或許還能拼死拉一兩個上路,甚至可以逃出去,可如今九大派還來了一位尊者,一位他們難以企及的大人物。
  霎時!
  眾人原本僅存在心底的最後一絲希望,徹底破滅了。
  ……
  十萬大山中。
  兩隻麒麟巨獸拉著一輛戰車踏空而過,四蹄閃爍著麒麟神焰,蕩起波瀾般的神力,震得虛空紛紛破碎。
  這兩隻並非是麒麟,而是一種異獸,乃是萬罡殿偶然獲得,並培育出來的,這兩隻麒麟巨獸任何一隻都擁有著可怕的戰力。
  上海站於戰車上,遙望著遠處,此刻的他心情起伏有些巨大,甚至還有些意外。
  “萬罡殿的前身竟是萬古歲月時的天罡宗……”上海在從天識尊者口中得知此事後,除去震驚外,更多的是意外和難以置信,他萬萬沒想到,南荒霸主竟會是天罡宗的傳承者。
  不過想想也是,萬古歲月時期,天罡宗可是大荒世界的五大宗派之首,底蘊極為驚人,縱使在萬古歲月後因為意外而導致宗滅,但留存的底蘊,還是非常深厚的。
  三千金甲衛士相隨後方,這些都是萬罡殿培養出來的衛士,身著的乃是天罡宗遺留的強大金甲。
  這時!
  前方出現了一批九大派的高手,大約有千人左右。
  “前方是何人?站住,此地已被九大派封禁。”
  “還能有誰,要么是妖族,要么是五行族的餘孽,不要讓他們跑了,全部殺了。”
  千名高手飛掠而來,氣勢極為驚人。
  這時!
  一百名金甲衛士掠出,冷然的沖向了千名高手,這些衛士通體泛起了逼人的金芒,宛若一顆顆隕落的星辰,狠狠砸向了九大派的千名高手,頓時大批的高手被震碎。
  反應過來的九大派高手,紛紛打出了各種大術,可這些大術剛觸及金甲,當即被彈飛而出。
  呲呲……
  金芒在虛空中不斷交錯而過,僅僅十個呼吸的時間,近千名九大派的高手已經全部被轟殺,渾身染血的金甲衛士們一言不發的回到了隊伍中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