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选翻车现场

“不過,你以為依仗一點能耐,就想要反抗九大派,做夢也做得太大了,看來你應該是這些五行族人最後的希望,既然如此,就讓我來碾碎你這個希望,讓他們再度陷入絕望。”
  特使微微抬起手,整隻手掌頓時變得晶瑩如玉,三千一百條深邃的道紋如火焰般環繞,散發出驚人的威能,震得虛空片片龜裂,宏大的聲威,令幾名九大派的靈聖巔峰高手禁不住朝後退出一段距離。
  在場所有的靈聖境界高手,都禁不住悚然色變。
  達到這個境界後,都早已在衍化道紋了,自然深知道紋衍化到底有多難,而且越是靠後,衍化一條道紋所需的時間就越長,有的甚至十餘年都未必能夠衍化出一條新的道紋來。
  三千道紋!
  是所有靈聖境界高手的目標,那代表著靈聖巔峰的圓滿,一旦凝成三千道紋,再藉此感悟天道的話,就有一定機會突破自身桎梏,踏入天道境界,所以,三千道紋也被稱之為限數,也就是極限的意思。
  而凝出超過三千道紋者,雖也有,但無一不是天賦異禀之輩,這些人在各大勢力中都是屬於頂尖的。
  三千一百條道紋,僅僅比起限數多了一百條,但蘊含的威能卻是天差地別,更可怕的是,那裡面蘊含著一絲令人心顫的天道之威。
  能力敵麼?
  木族的上百靈聖境界高手憂心忡忡,有一些壽元即將耗盡的老者,已經暗蓄威能,準備在關鍵時刻出手抵擋,他們已活不了太長時間了,與其屈辱而活,不如乾脆捨命護住上海這一位五行族的未來強者。
  “去死吧!”
  特使隨手一揮。
  三千一百條道紋化作巨大的玉掌,從天壓落而下,恐怖的威勢令方圓十里轟隆而動,所有置身於此地的高手,無不感到胸悶氣緊,靈聖境界的絕頂高手倒還好一些,只有些許不適。
  那些靈聖境界以下的高手,卻被壓得氣血翻湧,胸口沉悶無比,彷彿要爆炸了一樣。
  僅僅一擊!
  就讓木族的上百靈聖境界高手的心沉入了谷底,這一擊無論是誰都接不下,一旦被拍中,絕對會形神俱滅,同時也讓他們心底升起了悲哀,傾盡整個木族的高手,竟無人能擋九大派區區一名特使的一招。
  “尊下……”
  “讓我們這些老頭來,您快退開。”十餘名白髮蒼蒼的老者掠來,打算替上海擋住這致命的一擊。
  “不用!”
  上海沉聲一喝。
  腳下一震,滾滾氣流掀起,將來援的十餘名白髮蒼蒼的老者給震退到了千丈之外。
  不等眾人反應過來,上海當空一拳轟出,恐怖的體魄力量與自身威能交織在一起,只見虛空微微一盪,便完全靜止了,不!不是靜止,而是被完全給洞穿了,只是因為力量太過強橫,因而在眾人看來沒有動靜而已。
  金黑色的拳頭,直接砸在玉掌上,虛空猛烈晃動,飛掠在高空的高手,差點被震落而下。
  轟!
  玉掌碎了!
  在場之人不約而同的僵住了,呆滯的看著玉掌爆碎開來,化成點點晶瑩,灑落在周邊。
  三千一百條道紋,蘊含一絲天地之威的可怕攻殺大術,竟被上海給一拳轟碎了,所有人都震住了,包括出手的那名特使。
  場上唯一沒有吃驚的只有遮掩了真面容的北境聖女,因為她知道,上海的實力到底達到了何等程度,那等提升速度,就連身為北境聖地傳人的她都感到由衷的震驚。
  “不……不可能……你怎麼可能破得了我用超越限數凝出的碎玉大術……”特使噌噌的朝後退了兩步,旋即目光一冷,“看來我錯估了你的實力,很好,你是我這一生以來,第一個逼我出全力的,也是唯一一個,能死在我全力出手之下,你這一生都無憾了。”
  唪唪……
  接一條的道紋,不斷衍化而出,眨眼就達到了三千五百條道紋,但是卻沒有因此而停下,道紋依舊在凝聚,蘊含的那一絲天地之威也在不斷的加強,以特使為中心,虛空連連被震碎。
  四千條道紋……
  所有靈聖境界的高手的心臟猛然一陣抽搐,他們能夠感受得到,這四千條道紋蘊含的威力,比起之前要強數倍,這是什麼概念?這名特使光憑這四千條道紋,就足以碾壓所有同境界高手了。
  超出三千限數,而且還是整整一千條,可以看得出來這名特使在千劍派中已非一般的高手。
  原本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時被濃雲所覆蓋,這是力量達到一定程度後,引發的天地變化,而能夠達到這等變化的威力,已經超乎了一般靈聖境界高手的想像之外了。
  “現在,就算你求饒也沒用了,因為你招惹了我,所以你必然要死,就讓我送你上路。”
  特使說完,帶動四千道紋橫壓而下。
  唪……
  天空中的濃雲,如同被燒開了一樣,沸騰不已,大量的氣霧升空而起,眾人心中劇震,四千道紋,竟擁有蒸雲化霧之威,這等恐怖的威能,天道境界之下誰能抵禦?
  一拳!
  上海只打出了一拳,管你實力有多強,管你道紋有多少,我只以一拳,就能破之的氣勢。
  拳頭撞在四千道紋上,只見蘊含著更為恐怖威能的道紋,竟被這一拳深深的壓了下去,嘣,一條道紋迸裂了,彷彿蘊含著可怕魔力一樣,其餘道紋紛紛崩碎,四千道紋如蛛網般,從源頭開始破碎,一直延展到最後。
  轟!
  拳頭狠狠的砸在了特使的身上,剛猛無匹的力道直接轟入,特使的瞳孔猛地一縮,眼神中充滿了震驚與難以置信之色,上海從他身後穿出,看都沒有再看一眼。
  咔咔……
  片刻後,特使的身體發出陣陣碎裂聲響,他已經死了。
  兩拳……
  僅僅用了兩拳,就轟殺了已一步跨入天道境界的特使,無論是木族人,還是九大派的高手們都一陣目瞪口呆,在經過了短暫的寂靜後,木族那邊頓時爆發出了震天的嘶吼。
  “尊下!尊下……”
  “尊下……”
  所有人齊齊興奮的吶喊,就連那些頭髮花白,已快入土的老者們都禁不住滿臉潮紅的跟著吶喊起來。
  “殺!”
  上海的聲音在土聖城上空迴響。
  所有木族高手,紛紛出手,三十餘萬人,外加上百靈聖與上千靈王,在滔天戰意的催動下,宛若驚天洪流,衝擊著土聖城外的九大派的高手們,雖然他們實力遠超木族的頂尖高手,但是在這股氣勢下,再加上特使被兩拳轟殺,這些九大派的高手已沒有了還手之力。
  上海一拳砸出,試圖反抗的一名靈聖巔峰高手被砸得粉碎,接下來他沒有再出手,而是用靈識掃視土聖城。
  “沒有……”
  上海眉頭一皺,依舊沒能找到木達的下落,顯然他並不在土聖城內,最後一次交流過後,就再也沒有了木達的消息,不過主僕印記沒有消退,顯然木達還活著,可能被禁錮在某個聖城裡了。
  在士氣和戰意滔天的木族高手圍殺之下,九大派的高手被逼得節節敗退,上海宛若地獄殺神一般,每一次出現都會讓九大派的高手的心劇烈的顫抖,因為每一掌拍落下來,無論是誰都會被當場拍死。
  一擊一個!
  誰更擋?
  更讓九大派高手心寒的是,催動出的地器,就連高階的都被上海給一拳砸得凹陷下去。
  半個時辰後!
  土聖城的九大派高手全數被清理了。
  近百萬的土族高手紛紛出來了,他們已親眼看到上海出手,連特使都被兩拳轟殺,可見實力有多可怕,與木族一樣,土族也遭受了九大派的荼毒,不少高手親人被殺。
  “尊下!”
  百萬土族高手紛紛單膝跪下,心悅誠服的齊喊,土族的族印全部開啟,他們的印記與木族不同,全部位於左臂上方。
  “嗯?”
  上海面露疑惑,令他感到奇怪的是,族印是開啟了,但卻沒吸收到任何願力,不過整個族印的顏色卻是變得更深了,上方的神韻也濃郁了許多,還生出了土黃色的光圈。
  族印有變化,但卻沒有願力吸收。
  “奇怪,我明明感覺到百萬土族高手的族印中釋放出了強大的願力,為何我卻沒有吸收到一絲,難道是因為我所擁有的是木族的族印,與土族的族印並不相符,所以無法吸收土族的願力?”上海暗自沉吟。
  思索了片刻,上海沒有多想下去,他對願力一點都不了解,就算想破腦袋也未必能夠想得出原因。
  隨後!
  上海帶著木族和土族高手,剿滅了土聖城內剩餘的九大派高手,兩大族群合併後,一百三十餘萬人浩浩蕩蕩的前往火聖城,或許是因為得到了消息的緣故,火聖城被九大派高手摧毀了大半,臨走前還屠殺了一部分火族高手。
  收攏了近五十萬火族高手後,上海發現自己的族印再多了一絲變化,原本土黃色的光圈附近,再度浮現出了一道火紅如火焰的光圈,二者彼此之間有著特殊的聯繫,但卻又彼此排斥。
  繼續前進!
  水聖城損失要比火聖城慘重得多,整個城被徹底摧毀了,只剩下二十萬人左右,靈聖境界的高手僅存三個,而且還身負重傷。
  “又多了一分變化……”上海越加好奇了,如今他的族印上有著四種不同的變化。
  墨碧如木,耀藍似水,殷紅勝火,灰黃成土,這四種變化,竟產生了緊密的聯繫,但卻又不夠完整。
  上海隱隱感覺到,只要攻下金聖城,收攏金族,也許就能補全最後一種變化,甚至有可能解開這族印變化的真正秘密所在,他也很期待,五種變化補全後,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。
  這族印可是自妖聖時代之後就流傳至今,而且上海的族印與其餘各族的族印完全不同了,就是與木族的相比,也有著極大的區別,或許,聖宗的秘密就藏在這特殊的族印中也說不定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