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QE

三十餘萬木族人皆是一怔,愕然的看著上方的上海,在場不少的年輕族人眼神中透出了激動,渾身禁不住顫抖了起來,他們的熱血在翻騰,戰意在積蓄,在這極境之地中,他們誰沒經歷過生死?
  他們!
  不怕死,怕的是沒人願意帶他們一起去死。
  “九大派視我們如螻蟻與野獸,他們為了奪我們五行族傳承之物,不惜覆滅我五行族上千分支部族,我們多少兄弟姐妹,因為他們的私慾而死……”上海朗朗說道。
  咔嚓……
  幾乎所有木族人眼睛霎時赤紅,拳頭捏得緊緊的,有的甚至忍不住流下滾滾熱淚。
  何止是上千分支部族,就連木聖城內的望族和侯族,都被九大派殞滅了不少,大量的無辜者,因為對方的一句話而喪命,其中就有在場木族人的親人,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們是被踐踏者。
  “妖魔戰場每百年開啟一次,而每一次我們五行族都要派出一部分年輕高手前去參加,你們可知是為何?”上海的聲音在木聖城上空迴響。
  為何?
  幾乎所有木族人都生起了疑惑,當然有一部分知情者卻是渾身一顫,拳頭捏得更緊了。
  “因為妖魔戰場每百年要出現一批寶物,九大派要派弟子搜刮寶物,同時還要讓他們進行歷練,而我們族內年輕的高手,就是他們歷練的對象。”
  什麼……
  在場的木族人愣住了。
  這些木族人是知道每百年妖魔戰場要開啟一次,然後族內有為的年輕高手就要去參加歷練,具體是什麼樣的歷練,無人清楚,但是每一百年總會有大量資質優秀的年輕高手被送入妖魔戰場。
  可是!
  每一次回來的卻只有很少一部分,而這些年輕高手從未提及過妖魔戰場之事,無論何人問起都不會說。
  木族的族人們一直都以為,妖魔戰場內太過於凶險,年輕高手進入後,心理承受能力比較差,加上死傷了不少同伴,所以不願多提罷了,卻是萬萬沒想到,妖魔戰場的真正內幕是這樣的。
  辛辛苦苦培養起來的年輕高手,竟然全都是為了每百年開啟一次的妖魔戰場,供給九大派的精英弟子歷練,任由他們屠殺,任由他們成長起來,難怪五行族這些年來成長起來的年輕高手越來越少,實力也越來越弱。
  搶奪妖魔戰場寶物,歷練子弟,滅絕五行族的希望,這些種種加在一起,令木聖城內的木族人心中大震之餘,紛紛驚醒過來,他們終於意識到了,極境之地內的五行族處於一個什麼樣的生存環境中。
  可笑的是,他們之前竟還為自己身為五行族的望族和侯族而沾沾自喜,其實說來,他們這所謂的望族和侯族,與九大派豢養起來,專程供給弟子歷練的稍微強大一點的異獸沒什麼區別。
  五行族要強大起來,不止是修為上,還有他們的眼界和對事實的認清,所以上海才將這些告訴他們。
  讓木族人清醒過來,是第一步。
  也許!
  真正的事實會讓木族人一蹶不振,但是上海相信,能夠在這逆境中生存下來的五行族,絕不會這麼容易垮掉。
  只有逆境,才能激發人的潛能。
  整個木聖城一片寂靜,只有粗厚的呼吸聲此起彼伏,幾乎所有木族人都一臉目瞪口呆,有的神情上充滿了難以置信之色。
  “你們是要戰?還是繼續這樣屈辱的活著?”上海沉聲一喝,聲如晴天霹靂,在整個木聖城中炸開了。
  霎時!
  所有木族人身軀再度一震。
  戰?
  還是繼續這樣屈辱的活著?
  無論男女老幼,皆被這句話激起了血性,一個個滿腔的怒焰,眼睛早已赤紅如血,如果之前他們不知道自身真正的處境的話,他們或許會猶豫,但是此刻他們已經知道自己活得屈辱。
  九大派視他們如螻蟻,想殺就殺,想滅就滅,還不斷的覆滅他們的年輕一代高手,扼制他們的強大。
  “戰!我要戰!”
  “縱使戰死,我也無憾。”
  年輕的高手們,激動的吼了起來。
  寂靜的木聖城,再度沸騰了,各個角落內,傳來了宣戰的吶喊,他們壓抑得太久了,一個個情緒激動無比,戰意更是攀升到了極致。
  “請!尊下帶領我們一戰!”
  一道沉重而充滿恭敬的聲音從下方傳來,一名老者飛掠而起,這是一名靈聖中境的高手。
  “請尊下帶領我們一戰!”
  “請帶我們一戰!”
  各種誠懇的聲音從木聖城的角落傳出,這些聲音不比先前的老者弱多少,赫然都是靈聖中境的高手,陸陸續續的有人飄飛至十丈高處,拱手面向位於最頂上的上海。
  上百名靈聖境界的高手,從人群中脫身而出,根據地位和實力高低,漂浮在十丈位置上,這批人頭髮花白,大部分都是已經快入土的老者,他們是各個望族和侯族的老祖。
  “請尊下帶我們一戰!”
  “請尊下帶我們一戰……”
  聲音此起彼伏,從最初只有略微一些聲音,漸漸的整個木聖城的高手都齊齊吶喊,三十餘萬期待的目光,全部投向了上海,熊熊燃起的戰意,遍布了整個木聖城。
  “好!我帶你們戰!”
  上海目光吐露雄渾戰意,宛若神魔般屹立於高空,右臂微微一抖,那名九大派的特使被震碎,手一揮,直指向最近的土聖城。
  “殺!所有九大派之人,但凡染我族老弱婦孺之血者,殺!但凡欺我族,殺我兄弟姐妹者,殺!但凡滅我族年輕俊傑,欺我族者,殺殺殺……”
  “殺!”
  “殺!”
  “殺殺殺……”
  三十餘萬人齊齊嘶吼,殺意動天。
  呲……
  上海身化赤電,劃破虛空,強猛的體魄撞的虛空不斷晃動,磅礴的威能環繞周身,激蕩起大量的火花與疾電,宛若神魔臨空而掠。
  上百靈聖境界的高手,三千靈王境界紛紛緊隨飛掠,剩餘的高手,無論男女老少,皆以最快速度跟隨而上,三十餘萬人奔徒,大地轟隆顫動,捲起滾滾煙塵,宛若洪流一般。
  每一個人臉上都充滿了毅然與肅殺之色,沒有絲毫的畏懼,有的是無盡的戰意。
  殺!
  殺!
  殺殺殺!
  三十餘萬人齊喝。
  土聖城的九大派似乎早已得到了消息,整個城被緊鎖了起來,九大派以及其餘門派的高手橫列的土聖城中,大約有近千人左右,這些高手中實力最差的都是靈王一界的高手。
  “特使大人,他們來了。”一名靈聖巔峰的高手,恭敬的對旁側的一名中年男子說道。
  此人出身千劍派,雖是靈聖巔峰的境界,但卻已經一步踏入了天道境界,距離感悟天道,成為天道境界的高人也就只有一線之差了,同等境界之中,鮮少有人是他的對手。
  “一群烏合之眾,真是不知死活。”中年男子目光一冷,“通知所有人,全部殺了,一個不留。”
  “一個不留?”
  “這些五行族膽大包天,竟敢反抗我們九大派,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,留他們有何用處,殺了。”
  “是!”
  靈聖巔峰的高手轉過頭,對其中一批高手示意了一下。
  “殺!”
  “五行族的崽子,真是活膩了,還敢反抗。”
  “滅了他們。”
  上百高手,一個個面露獰笑,在兩名靈聖巔峰的高手帶領下,直接飛掠而起,身為九大派的高手,他們早已領教過五行族的高手實力,根本就不堪一擊,縱使是同境界的高手,他們隨手一個術法就能將對方轟成重傷。
  五行族所學的都是功法,縱使有偶爾學有術法的,也只是一些低微的術法罷了,根本起不了太大的用處,在強大的術法面前,功法的作用顯得極弱。
  兩名靈聖巔峰的高手直接面對飛掠而來的上海。
  “給我滾過來受死。”
  “自廢修為,給你留一俱全屍。”
  二名靈聖巔峰的高手說完,一人隨手打出了一道驚人的虹光,另一人雙掌合十,劈出了弧光,兩大絕頂高手出手,聲勢浩大驚人,就連虛空都被這兩道大術給劈得碎裂了。
  “尊下!小心……”身後的木族靈聖境界絕頂高手神色驟變,以他們的修為和實力,如何看不出這兩道大術的恐怖,縱使是他們對上,也有可能被直接斬成碎片。
  “破!”
  上海僅僅吐出一個字。
  轟……
  掠來的虹光和弧光同時爆開了。
  什麼……
  眾人大震,就連木族靈聖境界的絕頂高手們都瞪目結舌,雖然他們感覺到上海是靈聖巔峰的實力,但能轟殺之前的特使,實力應該與九大派的同境界高手相差不會太多。
  所以,方才這些高手才會出聲提醒,卻萬萬沒想到,上海連手沒都出,僅憑一個字就破掉了兩名同境界高手的大術,這等能耐,實在太驚人,木族的高手們實在有些不敢相信。
  “死!”
  上海目光凜然,大手從高處拍了下來,本身蘊含的威能發揮出了恐怖的力量,兩名九大派的靈聖巔峰高手還未反應過來,已經被這一掌給當場拍碎了。
  死了……
  所有人驚震。
  一手拍死兩名靈聖巔峰的高手,這實力達到了何等恐怖的程度。
  上百衝掠而來的九大派高手頓時傻眼了,一時之間不知是該進還是該退,這時,上海已經出現在了他們面前,隨手一揮,虛空都被拍碎了,上百九大派高手瞬間被橫掃了出去。
  這些高手的軀體已被震得寸斷,被震飛之時,渾身如被狂風吹過的沙塵一般,不斷的消散,直至化為塵埃。
  剩餘九大派高手們的臉色徹底變了,驚愕的看著如同魔神般的上海,無風自舞的黑髮宛若神焰般跳動,剛毅的面容上,雙瞳宛若萬丈深淵般,深邃而冰冷,令人一見之下,禁不住感到渾身脊背泛寒。
  霎時!
  這些高手們已萌生了退意。
  反觀木族的高手,一個個戰意盎然,特別在看到上海展現神威後,更感熱血沸騰。
  啪啪……
  伴隨著一陣拍巴掌的聲音,一道漠然而陰冷的聲音傳來,“不錯,非常不錯,出手就能覆滅兩位同境界高手,沒想到已沒落的五行族,竟還有你這種人物存在於世,看來我這一次來極境之地,沒有白來。”
  說話的是那名為首的特使,他的神情依舊如初,沒有一點變化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