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把妈约出来了

五行族傳承已久的崇高稱謂。
  這個稱謂源於遠古時期,五行族歷代地位最崇高者是聖祖,那是五行族的精神支柱。
  但是!
  並非每個時代都會有聖祖出現。
  所以,每當沒有聖祖帶領的時候,五行族就會因為爭權奪勢而發生大亂,甚至會出現滅族慘禍,歷經數次,在五行族即將滅亡之際,總會有一名五行族的強者出世,帶領他們走出迷途。
  而這位贏得五行族所有人心者,被稱之為尊下,地位和影響力都堪比聖祖,可以說是五行族的領袖。每一代尊下的地位和影響力,是五大王族和聖殿無法相提並論的。
  “尊下!”
  數十萬人同時齊呼,每一個臉上,無論男女老幼,都帶著崇敬之色,所有人都是發自真心的呼喚。
  萬眾齊心!
  聲勢震得木聖城微微晃動。
  北境聖女俏顏微變,因為她感受到了這些聖木族族人齊聚在一起,迸發出來超然的恐怖力量,她實在有些難以置信,因為這些聖木族的族人最強實力不過靈聖境界而已,最弱的只有靈士,更多的是沒有任何力量的普通人。
  在進入木聖城之時,她見到過鎖在家中的木聖族人,這些人臉上充滿了恐懼和不安,在惶恐的躲避著滅殺的災難,在她眼中,這些人極為懦弱,根本就沒有絲毫反抗力。
  可是現在呢,這些木聖族人的不安和恐懼蕩然無存,有的則是無盡的激昂和磅礴的士氣,縱使是身為靈聖巔峰實力的她,都感受到了數十萬人匯集起來的超然力量的恐怖,足以將她徹底覆滅。
  如此巨大的反差與突兀的變化,僅僅只是因為一個人——上海的出現。
  北境聖女不明白,為何上海的出現,會令整個木聖城的木族人發生如此可怕的變化。
  數十萬的木族印記全部亮起,超然的力量化成光束,積蓄到了位於天空頂部的上海身上。
  陡然!
  上海的身軀劇烈一顫,冷冽的眼神透出一絲驚異,因為他感受到體內多出了一種恐怖的超然力量,這種力量有些類似靈識,但又不完全一樣,像是充斥著某種特殊的情緒在裡面。
  與怒訣有些相似,但卻又有些不同。
  難道是蒼穹大道所化的七訣之一?上海不由猜測,暗暗催動“怒”訣,卻又無法與之產生觸動。
  願力……
  上海心神剛觸動儲存在族印內的超然力量,血脈中就浮現出了這兩個字,像是與生俱來的一樣,更讓他吃驚的是,族印竟有了些微變化,原本是淡綠色的,如今卻如墨玉般,有著某種神韻在來回流轉。
  願力在不斷積蓄,上海感覺到這些願力來源於下方,目光掃視而去,赫然發現數十萬木族人都單膝跪在地上,源源不斷的願力從額頭上的族印溢出,匯集成肉眼難見的一束。
  數十萬木族人匯集的願力是何等的龐大,隨著這些願力的不斷注入,上海感到自身的族印願力如同萬流歸海般,越聚越多,其蘊含的力量已經超過了靈聖巔峰以上了。
  這還只是數十萬人匯集的願力的,如果是上億的木族人呢?匯集而來的願力將有多麼的龐大?而且,木族人實力的強弱,決定了願力的強弱,實力越強者,輸送出的願力就越強。
  上海注意到,一個靈聖境界的木族人輸送的願力是普通族人的千倍以上,若是這數十萬木族人都達到了靈聖境界的話,那輸送來的願力將會達到一個極為恐怖的程度。
  “沒想到,木族傳承已久的族印竟擁有這般的玄妙之處,原來還以為只是用來傳遞訊息所用,木族印記如此,那麼其餘四族的應該也擁有匯集願力的作用才是……”上海雖不知道願力該如何使用,但留著總會有好處的。
  陡然間!
  上海的心一跳,神色透出異樣之色。
  族印!
  是五行族從遠古時代就流傳下來的,而五行族前身在妖聖時代,乃是統御半個大荒世界的聖宗,這個族印流傳至今,卻沒有殞滅,而五行族能夠從遠古時代立族至今日……
  族印和願力,絕對與聖宗有關。
  上海猜測,而且關係極為密切,甚至很有可能是聖宗昔年強大的秘密所在。畢竟,在妖聖時代,雖然人族懂得了修煉之法,但要與繼承了荒獸強大血脈的妖族相比,那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  而人族修煉速度雖快,但起碼要耗費百年以上的時間,才能達到普通妖族的程度。
  當然!
  這個猜測未必是對的,或許五行族天賦異禀,天生體魄堪比妖族也說不定,但是上海身為五行族的木族人,卻沒感受到這一點,太古天魔軀是例外,但那是天魔令激發出來的,與五行族關係並不大。
  聖宗能在妖聖時代與獲得荒獸傳承的妖族相抗衡,成為人族中百族王者,可想而知當初的聖宗有多麼強大了。
  要知道,妖聖時代的妖族可不是現今的妖族能夠相提並論的,那些妖族獲得了荒獸的血脈傳承,在遠古文獻中,有過關於妖聖時代的妖族記載,雖然體魄無法與荒獸相比,但卻衍化出了屬於妖族的強大能力。
  那是妖族最為輝煌的時代,甚至有前人稱,妖聖時代的妖族總體實力不比所有荒獸加起來差多少。
  雖然上海沒見過妖族,但卻在萬劍墳中見過以上萬妖族骨骼布下的絕代兇陣——萬妖屠仙禁,那可是連聖主都能困死的可怕兇陣,那些妖族骨骼遺留下來的道紋深邃無比。
  而且這些妖族實力最差都是妖皇層次,數量近萬,上萬妖皇,這是多麼龐大的數字,聖宗能與之抗衡,那就是絕對擁有著不下於妖族的力量,甚至還可能在其之上。
  像這等霸絕一個時代的霸主,縱使隕落了,也會留下傳承的,就連天罡宗都能遺留下來,聖宗的傳承應該不會無緣無故的消失,因為當一個種族強大到了極致之後,他們的傳承是不會遺留在外的,而是深入到種族的血脈和骨髓中。
  而族印!
  就是五行族自古以來就傳承之物。
  上海越想越感覺到有這個可能,因為五行族遺留下來的傳承極少,幾乎可以說是沒有,但唯獨這個族印卻萬古不消,而願力,則是一種特殊的超然力量,這股力量是他從未聽聞過的,就連五行族的一些古籍中都沒講述過。
  很有可能!
  願力和族印是昔年聖宗的傳承之物,只是五行族之中無人懂得運用和掌控,唯一懂得的,上海估計可能是歷代聖祖,畢竟五行族內所修功法極為低微,實力最高也就靈聖境界而已,連天道境界的高人都不曾出現過。
  但是,聖祖的傳說卻一直在五行族中流傳,訴說著聖祖的實力有多麼強橫可怕。
  霎時!
  上海的很多問題都在此刻迎刃而解了。
  聖宗的傳承應該是族印和願力了,只有這等強大的願力,才能創造出昔年妖聖時代的半個世界的霸主,若能找到族印和願力的使用之法,說不定會重塑當年聖宗之威。
  一念及此,上海的心禁不住顫動起來。
  這些年來,他經歷了諸多事,特別是與各大超級勢力對抗的時候,他才意識到超級勢力的底蘊有多麼可怕,一個人要對抗一個超級勢力,幾乎是不可能的事,除非成為聖主。
  但是!
  這些超級勢力難道就沒聖主存在麼?
  沒人清楚,正因為無法揣測,所以才沒人敢去驗證,因為驗證的最後下場就只有死路一條。
  上海很清楚,或許!現在各大超級勢力沒有真正將目光集中在他身上,但若隨著實力的增長,肯定會慢慢的將目光對准他,除非他願意找一個超級勢力投靠,但那不是他想要的,因為會被完全束縛。
  最主要的是,上海自己身上不能被人得知的秘密太多了,僅僅一柄黑色長矛,就足以令他成為眾矢之的,一旦暴露出來,各大超級勢力絕對不會像以往那般,只投來一些注目而已。
  絕世古器玲瓏玉棺,是因為先天上的限制,現今的修煉者無人能夠催動,才導致超級勢力的目光不會太過於注重它,若是能夠催動的話,只需要派出個大人物全力追緝,上海絕對死無葬身之地。
  黑色長矛!
  這件昔年的神器,擁有著洞穿至高聖主的可怕威能,倘若被各大超級勢力得知他身上有此物,不但無法保住此物,肯定會招惹來殺身之禍。
  這件神器,遲早都會有暴露的一天,上海能預感得到,所以在暴露之前,必須得增強自身,而光憑自己一個人,還是無法對抗諸多超級勢力的,所以他需要一個自己的勢力,真正屬於自己的,能夠抗衡超級勢力的大勢力。
  而這個勢力,必須得在自己掌控之內。
  上海望著下方的五行族人,眼中精芒閃爍,片刻後,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五行族沉寂太久了,從妖聖時代沒落後,就沉寂至今,昔年的半個大荒霸主,百族的王者,如今竟淪落到這等地步,它需要起來了。
  對!
  需要重新站回到大荒世界上,讓世人領略它曾經的雄偉,因為它是昔年的王者,縱使暫時倒下了,它,還是會站起來,讓所有人來參拜,讓所有超級勢力以它為主。
  北境聖女美目緊緊的盯著上海,俏顏雖依舊如此,但心底卻是劇烈一震,因為她感覺到,眼前的這個男子有些不同了,如果說他之前是一副與世無爭,只為求朝夕而生的態度,那麼現在的他,卻是如同甦醒了一樣,目光充滿了熾熱與強勢。
  這是心態的變化。
  北境聖女忽然間感覺到,不知為何,自己竟有種莫名的心悸,眼前的上海給她的感覺,竟與現任聖地之主差不多,甚至威勢還要強得多,這種變化,令她一時之間竟有些無法接受。
  “你們!可願隨我一戰?复我五行族之威?”上海目光望著下方,聲音不大,但每一個字都充滿了鏗鏘和堅決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