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AO

五行族木族的聖都,所有望族、侯族,以及王族的居住之地,只是此刻的木聖城不像往日那般繁華,而是充滿了蕭瑟感。
  嗒!
  流光如電,重重的砸落,令地面轟隆一陣晃動,煙塵漸漸散去,一男一女呈現出真面容。
  男的雖不算很英俊,但雙瞳卻黝黑如深淵般,內斂的森然冷意,彷彿寒冬似的,女的面遮白紗,但那絕色的姿容卻如隱若現,羅紗中,仙膚玉體,完美的曲線令人砰然心動。
  “來者何人!”
  “還不快報上名來!”
  伴隨著震喝,兩名靈王巔峰的高手飛掠而來,身後跟著一批高手,快速的將這二人給包圍在其中。
  上海漠然的看著這些高手,這些人並非是五行族的,而是東荒某一大派勢力的高手。
  “兩位到底是何人?”
  “師兄,不必猜了,這鬼地方出了五行族的人外,哪還會有其餘人,我懷疑這二人有可能是五行族的叛逆者,不如先將他們抓回去好好搜查一番。”
  另一名靈王巔峰的高手目光死死的盯著白衣女子,眼神透出異色,雖然此女輕紗遮面,但那一身完美的身姿,卻是足以猜出此女縱使不是傾國傾城之姿,也是姿色不俗。
  “哈哈,師弟說的沒錯,看他們的樣子就像是五行族的叛逆者,先給我將他們抓起來。”
  為首的靈王巔峰高手擺了擺手,身後的那批高手早已等得不耐煩了,一個個目光從始至終都盯著北境聖女。
  “滾!”
  上海吐出一個字。
  轟!
  撲上來的高手紛紛被震飛出去,兩名靈王巔峰的高手彷彿被定了身一樣,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了下來,因為方才眼前這個年輕得過分的男子,釋放出的氣勢恐怖到了極致,幾乎令他們瞬間都快窒息了。
  完全無法想像!
  這名男子看起來不過才二十歲左右而已,竟是一名靈聖境界以上的絕頂高手,實在太讓他們意外和震驚了。
  看著上海緩步走來,兩名靈王巔峰的高手已經嚇得面無血色。
  “前……前輩……饒命……”
  “在下有眼不識泰山,還望前輩恕罪。”兩名靈王巔峰的高手嚇得跪在了地上,就差沒叩首了。
  “回答我一個問題。”上海的聲音不帶任何情緒。
  “前輩儘管問。”
  “對!只要我們知道的,都會告訴前輩。”
  “為何屠殺五行族人?”
  “這……”
  “前輩饒命,這是九大派的命令,與我們沒有任何關係,事情是這樣的,據說五行族幾年前跑出了一個小子,那個小子在東荒中鬧出了不少大動靜,據說此子還搶奪了蓋世至寶,為了避免五行族再出現這樣的人物,所以九大派決定派特使前來整治一下五行族……”
  “就這麼簡單?”上海目光盯著兩名靈王巔峰的高手。
  “還……還有……”
  “五行族火族王族不久之前與千劍派的少主接觸,並奉獻了一樣寶物。那個少主將那件寶物帶回去後,在一次意外之下施展而出,竟以靈聖境界的實力滅殺了一位高人化身。”
  “之後就傳出,那位千劍派少主所持有的寶物乃是五行族的傳承聖物,其威力不在半道器之下,據說這種寶物五行族一共有五件,若是籌齊的話,就能夠化成蓋世之寶,擁有堪比道器的威力。”
  上海神色沒有絲毫變化,但心底卻是微微一震。
  僅僅幾句話,他已經明白了事情的始末了,沒想到自己當日引出的震動,竟會給五行族帶來如此可怕的災難,當然最大的原因和根由還是那一件五行族的傳承聖物引來的。
  奪傳承聖物,上海無話可說,畢竟這是強者為尊的世界,但是九大派竟為了爭奪傳承聖物,連分支部族的老弱婦孺都一併殺害,這就太過了,除此之外,木達等人更是失去了下落。
  隨後詢問了二人幾句,上海胸腔的怒火幾乎快要炸開了,不止是仙靈山脈的部族,整個極境之地內,幾乎九成的五行部族分支部族都被覆滅,就連聖殿都被九大派摧毀。
  而五大王族,不但沒有出手阻攔,反而導向了九大派,甚至幫九大派清洗著五大聖城不聽話的望族和侯族,這三日來,但凡反抗的望族和侯族,無一不被無情的絞殺。
  為了搜羅剩餘的四件傳承聖物,九大派不惜殘殺五行部族的人。
  “你們可參與了這一場殺戮?”上海沉聲道。
  “我……”
  “我們沒有啊,前輩!”
  兩名靈王巔峰的高手臉色一變,趕緊回應。
  唰!
  上海目光一凜,靈識化劍,刺穿了二人的識海,殞滅了這兩人的魂魄,他沒有絲毫的後悔,這兩人顯然是屠戮過老弱婦孺,像這種人渣根本就不配再活在世上。
  北境聖女瞥了一眼,沒多說什麼。
  嗒!
  上海邁步走向木聖城,沒踏出一步,大地都會震顫一下,沉重無比的腳步聲如驚雷般,在木聖城上空炸響,他的體型與普通人沒什麼兩樣,但卻充滿了厚重和無匹,宛若一座臨天巨峰震落。
  寂靜的聖木城,頓時被驚動了,陸陸續續有大量的高手掠出,其中不乏一些靈聖初境的高手。
  “來者何人?”
  “此乃木聖城,還不快止步。”
  “好大的膽子,敢在木聖城撒野,給本長老活抓這小子。”
  “不知天高地厚!”
  面對諸多高手的喝斥,上海微微抬起頭,視野內除去九大派高手外,還有一些五行族的高手,這些人的存在,令他心頭的怒火更甚了,面對著襲殺而來的諸多高手,一巴掌拍了下去。
  凝聚了靈聖巔峰威能的巴掌,彷彿神峰壓頂,所過之處,無論是術法還是法器,都被紛紛碾碎,甚至連低階地器,都被這一掌給拍成了粉末,而襲殺來的高手們連一手之合都擋不住,直接被拍飛了出去。
  無論來多少人,上海都掄起巴掌,直接扇飛,就連靈聖初境的絕頂高手,都被拍飛到了十里之外,不知死活。
  術法和法器,在那一隻巴掌面前,就像是鬆軟的泥塊,根本就發揮不出應有的作用。
  兩個呼吸過去了!
  喧鬧和怒吼消逝了,彷彿一切都未發生過一樣。
  還未動手的高手們,看到眼前的一幕,都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,臉色頓時慘白如紙,渾身顫栗不已。
  黑髮青年屹立於木聖城下方,神情漠然,黝黑的雙瞳漆黑如暗夜,宛若降世的神祇一般,在他的腳下,躺著大量高手,以及大量的法器碎片,這些碎片在陽光照射下,散發出冰冷的光芒。
  本該炎熱的夏季,所有高手卻感到墜入了無盡的冬季和寒冷中。
  這個黑髮青年到底是什麼來歷,如此年輕卻擁有這般恐怖的實力,縱使是靈聖初境的絕頂高手祭出的低階地器,都被他一掌給拍碎了,這體魄也未免太恐怖了吧。
  上方的高手,沒人敢動分毫,一個個屏住呼吸,心提到了嗓子眼,看著黑髮青年。
  這時!
  黑髮青年跨出了一步。
  在眾人的眼裡,就像是橫跨了無數時空一樣漫長,等到所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,黑髮青年已經頭也不回的朝前邁步了,每一步踏下去,人已經出現在了千丈之外了。
  咔咔……
  九大派的高手忽然聽到身體傳來脆響,紛紛朝著自身望去,頓時雙目瞪得渾圓,因為他們的身體不知何時已經被打碎了,更可怕的是他們最後才有所察覺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身體碎去,而無法做出什麼來。
  “殘殺我五行族人者,死!”聲音充滿了森然之意,在整個木聖族的高空迴響。
  聲音不是很大,但卻深深的印入了剩餘的望族和侯族的心裡,令他們的心中砰然一跳,原本早已失去希望的死寂的心,再度重燃,有的五行部族高手捏緊了拳頭,而有的甚至衝出了院落。
  這一段時間以來,他們擔驚受怕,也蒙受了巨大的屈辱,不少人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親人給九大派高手掠殺,這種巨大的痛苦,常人是無法理會的,可是他們卻又沒有絲毫辦法,只能躲在家中,在自責和痛恨中掙扎。
  因為!
  他們太弱了。
  五大王族的反伐,更是令陷入困境的五行部族雪上加霜,數日來的反抗,全都遭到了血腥鎮壓,這一切,都是因為他們實力弱,與龐然大物般的九大派相比,他們最強的高手,一個照面就被對方轟殺了。
  那個時候,五行族才意識到,他們弱得可憐,根本就無法與九大派相抗衡,只能眼睜睜看著親人和朋友被掠殺,從而陷入深深的自責,難以自拔。
  五行族人漸漸絕望了,麻木了,他們不是不想反抗,而是無法反抗。
  可是!
  方才的那一聲震喝,卻令他們甦醒了過來,那是他們期待了多久的聲音,那是來自五行族反抗的力量,竟然還有人在與九大派對敵,為了那些被屠殺的老弱婦孺,為他們親人報仇雪恨。
  這一聲不止是在向九大派宣戰,還同時喚醒了五行族人的魂。
  片刻後!
  一名五行族的高手踏出了家門,毅然走了出去,他的雙拳緊緊捏著,渾身上下佈滿了青筋,神情激昂無比,其餘人見了,沉默了片刻,紛紛的站了起來,跟了出去。
  一處望族別院中。
  一名躲在角落內的老者走了出來,他的身軀顫抖著,神情極為激動,原本怯懦的模樣蕩然無存,有的卻是義無反顧。
  “祖爺爺,你要去哪……”
  “出去看看!”
  “出去……”
  老者率先走出了家門,望族的高手和子弟們遲疑了片刻,不知誰踏出了一步,也跟了出去。
  木聖城內,緊閉的各戶紛紛打開了縫隙,一個個的人探出頭,他們神情上還帶著一些遲疑和不敢確定,以及一絲的驚懼,不過卻多了一點毅然之色,當他們看到城外破碎的衣袍,以及死去的諸多九大派高手的時候,頓時震住了。
  “死了……”
  “九大派的高手都死了,他們這麼強大,竟都被人擊殺了。”
  “哈哈!死得好,死得太好了。”
  “這些雜碎,早就該死了。”
  在場的木族高手們臉上的驚懼逐漸褪去,有的感到大快人心,有的深深的吐出一口怨氣,而有的更是熱淚盈眶。
  轟!
  遠處的木聖城王族駐地發出驚天震響,所有木族高手不約而同的望向了那一處。
  高空中!
  九大派高高在上的長老被強而有力的五指掐住了喉嚨,被一名黑髮青年高高舉起,一頭黑髮無風自舞,神情堅毅而鎮定,磅礴的威能震得虛空遍布蛛網般的裂痕,延綿至千丈處。
  特使……
  不少木族高手認出了,那名長老是九大派派來的特使之一,昔日來到木聖族的時候,以凜冽而恐怖的手段,一掌拍死了一名木族赫赫有名的靈聖中境的絕頂高手。
  這名長老的可怕,眾人依舊記憶猶新。
  但是!
  現在這名實力恐怖的特使在黑髮青年手裡,卻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,可以想像黑髮青年的實力有多恐怖了。
  “他……他是木族的……”一名老者驚呼出聲,音調隱隱帶著激動。
  “我們木族的……”
  “木族印記,沒錯,這位大人是我們木族的。”
  霎時!
  整個木聖城轟然了。
  數十萬目光,全部都集中在了黑髮青年之上,所有木族高手,無論男女老幼皆是滿臉的激動和興奮,他們在高興,因為木族終於出了一位絕代強者,而且還是在他們最無助的時候出現的。
  “尊下!”不知是誰喊了一聲。
  “尊下……”
  眾人紛紛發自內心的呼喊,額頭上的木族印記紛紛亮起,木聖城內數十萬男女老幼依次單膝跪了下來,浩大的聲勢,令藏身在人群中的九大派高手心中顫動,雖然這些木族高手實力都不強,但不知為何,他們卻感覺到這些木族人瞬間凝聚在了一起,產生了一種令他們感到恐怖無比的力量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