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活林信息北京市

上海來到了位於極境之地入口的蒼嵐山,雖然從此地能夠看到極境之地內,但四周有著強大的遠古陣勢,這些陣勢繞山而設,以天和地為陣,憑著強大的感知,他能察覺到這遠古陣勢的恐怖。
  比起昔日在妖魔戰場遇到的萬妖屠仙禁都不差分毫,甚至可能還那座絕代禁陣之上。
  “也不知道是誰在這里布下如此可怕的陣勢,竟將整個極境之地給隔絕在外了。”
  上海喃喃道。
  他忽然想起了極境之地內的五行部族,還有封魔之地,以及聖山的存在。五行部族他已了解到了一些秘史,乃是遠古時代之後,妖聖時期統御半個大荒世界的聖宗的後裔。
  聖宗!
  妖聖時代的絕頂宗門,統御了半個大荒世界,所有人族以之為首,卻是不知為何,聖宗和妖族都沒落了,並且被移居到了極境之地,還被這可怕的陣勢給徹底封存了起來。
  上海很好奇,封魔之地,聖山,還有極境之地,以及這個存在的遠古陣勢,到底有著什麼樣的秘密。
  為何東荒的各大派會派人來把守此處,不讓五行部族的人外出?僅僅是因為五行部族出的修煉者機率極高,資質也不差,修煉速度更快得多?也許有這方面的原因,但絕不是五行部族和妖族被封存在此地的最大因素。
  可惜!
  現今的五行部族,已無人知曉此事。
  幾乎各個部族的族人都以為,自己生活的極境之地,就是整個世界,卻不知在外面還有更為廣闊的大世界存在,偏居一隅,卻又如井底之蛙般的活著,這不得不說是一種悲哀。
  “你是五行部族的人?”北境聖女美目投來,眼神並沒有太多的吃驚,似乎早已了解過了。
  “你對我倒還挺了解的,不知你對五行部族是否了解?”上海問道。
  “你像套我的話?”
  北境聖女嫣然一笑,隨後才徐徐說道:“談不上了解,我從一些先輩的文獻上看過關於五行部族的一些記載罷了。”
  “他們怎麼說?”上海趕緊問道。
  “五行部族據說是從遠古時期就已經存在的種族,是人族的一支,曾經輝煌過,但是最終卻沒落了,具體原因無從考究,但這個種族和妖族卻自甘被封禁在極境之地,或許這是他們保全血脈傳承的無奈之法吧。”北境聖女徐徐說道。
  保全血脈傳承的無奈之法?
  上海心中一動。
  雖然沒能得到自己想要的,但這個說法倒也說得過去。只是他還是不明白,昔年赫赫威名的聖宗傳承之族,為何會淪落到如此程度,畢竟整個族群依舊存在,並沒有滅亡。
  從萬古歲月時期就沒落至今,也匪夷所思了,或許有著其他不為人知的因由吧。
  搖了搖頭,上海沒有繼續多想下去,弄不清的事,想多了也是白費心思,要想弄清楚,或許五行族的王族們會知曉一些因由,畢竟他們可是五行族的王族,傳承已久,屆時想辦法問一問吧。
  二人一前一後,朝著入口走去。
  封絕五行族的陣勢,從妖聖時代至今,已不知多少萬年了,經過兩個時代的變遷,陣勢早已有了裂口,這些裂口早已被東荒各大勢力發現,並派人前來此處駐守。
  駐地是一處狹長的峽谷,盡頭裂口處聳立起了一座小型的陣勢和碉樓,有兩名靈王境界的高手在把守,可能是因為許久無人過往,此地兩名把守的高手旁若無人的修煉。
  “我們走吧。”上海伸出手,背後金色雙翼展現而出。
  “嗯!”
  北境聖女落落大方的伸出了白玉般的柔荑,反正這幾日一路被上海帶著,她已經習慣了。
  呲……
  金色電光橫空而過。
  “誰?”
  “這裡是禁地,來者止步……”
  兩名靈王境界的高手察覺到了聲息,等他們醒轉的時候,卻發現前方空空入也,而虛空中遺留下來的強大氣息,令二人臉色驟然色變,剛喊出口的話,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嚨中。
  兩人生澀的對視了一眼,忽然感到脊背有些泛寒,因為方才所過之人遺留的氣息太過強大了,連他們都無法查探出對方的真正實力,不過他們卻是猜測,對方絕對是靈聖境界。
  “怎麼辦?要不要禀告大人……”
  “禀告大人?算了,不要摻和這等事了,說不定是某個前輩心血來潮,想去裡面逛一逛,找些女人罷了,這又不是沒有過,若是招惹了對方,一怒之下將我們二人給斬了……”
  “那就算了,反正這五行族最近剛鬧騰過。”
  “鬧騰有什麼用,八大派已經派了一些特使進入裡面,執掌五行族,有他們在,五行族的日子恐怕將更難過了。”
  “跟我們有什麼關係。”
  “好歹那些王族偶爾還會給我們進獻一些好東西,也不能說沒關係。”
  “那你去阻止?”
  “算了,我還沒這份能耐,就算有也不會去,八大派這次為了整治五行族,可是下了狠心。”
  ……
  此處山巒迭連,草木蔥鬱,奇峰突起,飛瀑如游龍般傾瀉而下,濺起了道道晶瑩剔透的水花。
  不過,這只是上海和北境聖女所站的地域。
  遠處百里之外,天空暮靄沉沉,灰暗中泛著詭異的血色,濃郁的魔氣在虛空中不斷的旋繞。
  “原來這就是極境之地,與文獻記載的差別不大。”北境聖女遙望著遠處的魔氣,不由問道:“這些魔氣,是極境之地封禁之後才出現的?還是很久以前就有了?”
  上海不僅微微一愣。
  若不是北境聖女問起,他還真沒注意到這些魔氣到底何時就已經存在了,是封禁之前?還是封禁之後?若是封禁之前的話,那外面陣勢的,就是為了將這些魔氣徹底封絕才造就了。
  雖然魔氣對強大修煉者的影響不大,但上海在外待了這麼久,很清楚魔氣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,縱使是強大修煉者,長時間被魔氣侵擾,輕則容易出現修煉瓶頸,重則凝生心魔。
  “我不清楚。”上海搖了搖頭。
  北境聖女也沒有再吭聲。
  一路飛掠,上海從魔地中橫空而過,引來了諸多魔物,不過這些魔物大多都無法飛行,能飛行的也攔不住,因為他的速度太快了,偶爾會有一兩隻相當於靈王境界的魔物擋在前路上,但卻是被他隨手彈指轟殺。
  重歸舊地!
  上海此刻的心情頗有些複雜,畢竟他前十八年的生活都是在極境之地渡過的,可以說這裡是他的第二個故鄉。
  短短片刻,上海在這一片魔土之中找到了熟悉的山脈,也找到了生活十八年的地方——仙靈山。
  “怎麼會這樣……”上海臉色霎時一變。
  “怎麼?”
  北境聖女順著目光望去,只見仙靈山上方唯一遺留的沒被魔氣侵擾之地,如今已佈滿了坑坑洼窪,各種木屋已化為了碎片,而大地上還遺留著不少血跡和殘肢。
  呲……
  上海落在了仙靈山上,目光緊緊的掃視著周邊,大部分的樹木和房屋都早已被摧毀,大地已被轟出了一個個的大坑,遠處躺著一些屍體,這些屍體有老有幼,雖然這些五行族人都很陌生,不是玄木族的,但卻也是木族的族人。
  咔咔……
  上海的拳頭緊緊一捏,雙目中頓時被腥紅所取代。
  雖然各大部族時常會有戰爭,但大部分都是強壯的年輕人廝殺,絕不會禍及老弱婦孺,因為那是傳承,縱使會死人,也不會這般慘烈,很顯然不是部族戰爭,而是實力強大者出手碾殺的。
  陡然!
  上海想起了什麼,神色再度一變,將心神投入到了主僕印記之中,卻赫然發現四大主僕印記都是晦暗的,無論是血殺,秋家老祖還是靈巖王,亦或是木達,都失去了聯繫。
  之前無法聯繫,是因為並不在極境之地內,被極境之地的特殊給隔絕了,如今重歸極境之地,卻還是無法聯繫,很可能出事了,一念及此,上海的臉色當即冷了下來。
  唯一讓上海心裡稍安的是,主僕印記並沒有消除,這也就意味著血殺等人並沒有死,可能被封禁在某個特殊的地方了,必須得盡快找到他們才行,拖得越久,他們就越危險。
  “走!”
  上海帶起了北境聖女,從高空中飛掠而過,同時靈識全數釋放而出,遍及方圓近萬里之遙。
  察覺到磅礴的靈識氣息,北境聖女俏顏再度變了變,雖然她已預估過上海的靈識很強了,但卻沒想到會強到如此恐怖的地步,僅僅這個靈識的量,就不下於天道境界的高人了。
  不用靈識也就罷了,一施展出靈識,上海的心更是冷冽無比,因為所過之處,仙靈山脈上的部族,全部被摧毀了,沒有一個部族殘存的,所有木族的屬族,全部被人所滅,無論是男女老幼都不放過。
  雖然上海也殺人,但他所殺的都是對自己圖謀不軌之輩,從不錯殺好人,更不會去殺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老弱婦孺,而出手之人竟如此殘忍,連剛出生的嬰孩都不放過。
  該死!
  這些人渣都該死!
  上海胸腔充滿了怒意,雙翼一展,金雷狂飆,靈識不斷搜索著大地的下方,越看他越震怒。
  不止是上海,就連北境聖女都感到不忍,因為所過的部族,無一活口,像是被人徹底滅族了似的。
  將方圓十萬里都搜尋了一遍後,依舊沒能找到活口,上海壓制住胸腔的怒火,停在了高空中,心神不斷與四個主僕印記聯繫,嘗試多遍,依舊無法聯繫上,正要收回,忽然一道微弱的聲音傳來。
  “主……人……是……你嗎?”
  “木達?你在哪?”上海忙問道。
  “聖……城……小心,這裡有厲害的強者……”話音一落,與這個印記的聯繫就徹底斷絕了。
  聖城麼?
  上海遙望著聖城的方向,目光冷得嚇人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