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GKM

這是一座山谷,宛若世外桃源一般,半空中懸著一座座的瓊樓玉宇,雲霧繚繞,似真似幻,如同聳立在天地間的仙境,奇花異草遍布,各種世間罕見的珍禽異獸多不勝數。
  一樣接一樣的天材地寶不斷浮現在眼前,煥發的強烈寶光和靈性,令人怦然心動。
  一座古樸的巨鐘聳立在天地之間,鐘聲宏大而恆遠,彷彿整個天地都被籠罩在鐘內,蘊含的靈性極為驚人,無邊的威能,一見之下,禁不住產生了強烈的膜拜念想。
  自成一方天地,這是一件舉世罕見的道器。
  旋即,瓊樓玉宇消失了,奇花異草枯萎,珍禽異獸老去,巨鐘似有感知,化作虹光飛離……
  曼妙而綺靡的芬芳撲鼻而來,一個個穿著薄薄紗衣,依稀可見豐姿玉骨的絕色女子,或面帶桃紅,或輕笑,或輕咬下唇,秋水般的眼眸波光流轉,各種動人心扉的聲音傳來。
  “這裡面的禁制幾乎數不勝數……”
  上海收回了靈識,在進入秋家寶庫的瞬間,他就被困在了此處,當即放出了靈識,但卻被某種古怪的力量給阻隔了,只能散發到一丈距離,再遠的話就不行了。
  光是一丈距離內的禁制,就令他心驚不已,足足有上百道禁制,這些禁制多種多樣,陷入裡面可以說是有死無生,這還是一丈範圍內的,靈識雖感應不到更遠,但目力卻可以達到十丈左右。
  一丈外,遍布著道道粼光,赫然都是禁制,光看粼光,就足以判斷出那些禁制的數量恐怕不比一丈範圍內的少多少,步步都是禁制,這秋家寶庫簡直就是個大陷阱。
  “難怪秋家老祖等人沒有跟著進來,這寶庫內禁制如此之多,恐怕就是靈王三境的高手被困在這裡面,也會被困死其中了。”
  上海暗自思忖道。不過他的心情卻是鬆弛了下來,或許如此多的禁制對別人來說極為頭疼,但對他來說,比起面對八名靈王境界的高手,他更願意麵對這些禁制。
  坐在神芒中,上海瞥了一眼陷入昏迷中的墨嬌。
  完全袒露的嬌軀,無暇無垢,傲人之處令人難以側目,縱使昏迷,這妖女的絕色之姿,再加上嫵媚之色,絕對是害死人不償命的絕頂尤物。
  楞了一下神後,上海當即恢復過來,想起三番兩次被這妖女所害,臉上浮現出一絲略帶惡意的微笑。
  “若不是你擁有須彌大陣的出入之法的話,你早就死定了,現在暫時不能殺你,不過先取回一些利息再說。”上海當即不客氣的狠狠掐了一把,觸手溫軟滑潤,彈性極佳,下手後就有些捨不得收回了,在遲疑了片刻後,有些不捨的收回手。
  看著依舊陷入昏迷的墨嬌,上海禁不住有些心神蕩漾,這妖女太誘惑了,差點就忍不住……
  不過說來,妖族和人族的女人,似乎也沒太大的區別。不過,上海心中多少還是有些莫名的成就感,墨嬌可是靈王二界以上的高手,而自己不過才區區靈師一境。
  試問,天下間有哪一位靈師一境的高手,曾經這麼對待過靈王境界的高手?恐怕還沒下手,就被當場拍成碎末了。
  見妖女暫時醒不來,上海一邊維持著神芒,一邊查探著太古天魔軀,之前甦醒過後,被秋家老祖等人追來,沒來得及細看這一副軀體,現在終於有機會可以好好查看一番了。
  肌肉血脈盡數煥發著奇異的光澤,骨骼晶瑩剔透,宛若黑玉一樣,除此之外,他驚喜的發現,在自己體內赫然躺著一柄血刃,那是一柄通透的血刃,雖然只有拇指大小,但卻散發著驚人的威能。
  “修羅血刀,集齊上千血煞,便可初步凝刃……”
  上海倒吸了一口冷氣,渾身顫抖,神情上洋溢著濃厚的欣喜,當初鼎內倒出的異血沒有白費,竟被吸納了,並且還凝化了上千血煞,由此凝聚成為了血刃,當然,這血刃是可以隨他的心意而動,只要他心念一動,隨時都可以重新化為上千血煞。
  有些這上千血煞,他最後一層擔心落了下來,畢竟妖女不能殺,而神雷天火耗盡,失去了克制妖女之物,現在有了上千血煞,憑此驚人的威能,絕對能夠克制重傷的妖女。
  片刻後,上海收回了心神,掃視了一眼秋家寶庫,眼睛頻頻閃動,雖然被大量禁制隔絕,但他依舊能夠看到後方放置的各種珍貴之物,其中有不少靈藥散發出來的靈光。
  從到秋家後,就先被秋飛葉盯上,然後又是秋家宿老,若不是有天魔並體術的話,恐怕當時天魔分身就被對方一掌拍死了,最後又被秋家老祖等人一路追殺至此。
  可以說,雙方已經是不死不休了。
  “不知道等我掏空了這秋家寶庫,秋家老祖等人的臉會不會發綠?看來,秋家老祖等人沒有進來,是因為此地佈置了大量的禁制,想要將我給困死在這裡面,遺憾的是,他們千算萬算,沒有算到我身上還有一樣東西,可以破除掉所有的禁制……”
  上海掏出了禁刃,並用心神控制著小盾神芒,在自己所站的位置打開了一處缺口。
  這神芒撤去速度極快,凝聚的速度卻是極慢,在缺口打開後,他沒有關閉,而是將體內一部分的真元給輸了進去,剛一踏足地面,當即一陣禁制光澤閃動,波光流轉,他已經陷入禁制內了。
  “咦?這下方本沒有禁制的,怎麼突然就出現一個了?”上海皺了皺眉,但卻沒有絲毫慌亂,禁刃朝前一捅,啵的一聲,出現的禁制當即被破掉了,還未等他邁上一步,地面再度凝聚了一個幻境禁制。
  又來了?
  上海頗感意外,才剛破除了禁制,竟又出現第二個禁制,這個寶庫實在太古怪了。
  “你竟然跑到了無盡禁器裡面。”血殺的聲音響起。
  “無盡禁器?這個寶庫是無盡禁器?”上海詫異道。
  之前小盾神芒不但隔絕了天魔分身,就連他和血殺的聯繫都隔斷了,再度外出,這股聯繫才恢復過來,由於遠古主僕契約的緣故,血殺能夠通過他的視野察覺到周邊的一切事物,當然,這是在上海允許的情況下。
  無盡禁器!
  這種須彌玄器,上海在玉簡上見到過,十分奇特,裡面空間可大可小,能夠容納生靈,最為奇特的是,這種無盡禁器可以演化萬千小型禁制,無窮無盡,被困在這裡面,除非是靈聖境界的高手,不然是無法安然脫身而出。
  難怪秋家如此放心自己的寶庫被人誤入,原來這裡是無盡禁器,沒有正確的開啟方法,踏入者寸步難行,每時每刻都會遭受自行演化的小型禁制禁困。
  試想一下,好不容易破開了一道禁制,還未來得及邁上一步,又被困住,哪怕是心性堅韌之輩,久而久之也會崩潰,而且這禁制多種多樣,有的會耗損人的心神,有的則損耗威能。
  只要困個數日,哪怕是靈王境界的高手也會被活活的耗死。
  “無盡禁器又如何,你那禁刃專剋此地,難道還怕它不成?有機會的話,找到此物心核,將此物收了,雖然它只是一件高階地器,但價值幾乎相當於低階天器了。”血殺慫恿道。
  “收了……”
  上海雙眼一亮,若是將此物收了,倒也不錯,只是高階地器幾乎通靈了,要強行收納並不容易,不過倒是可以試一試。
  隨手一刀切去,禁制再度被破。
  上海單手持刃,單手控制著小盾神芒,不讓它神芒消散,誰知道秋家老祖等人會不會突然跑進來。
  唰唰唰……
  一道道的小型禁制在禁刃面前,就如同破開的豆腐一樣,輕而易舉的被切開了,上百道禁制,被橫掃而過,幾乎沒有任何阻隔,凝聚而成的禁制數量極多,可以說是數不勝數,縱使是小型禁制,如此多的數量,困死靈王境界高手基本是沒任何懸念的。
  上海一路暢通無阻,很快來到了東面,在那裡擺放著數個櫃檯,上方陳列著各種奇珍異寶,光是高階魔晶就有數千顆左右,其中更有三顆極品魔晶,當即將這些東西一股腦的全部收入天罡戒內。
  然後則是西面,此處擺放有十餘件被封印的靈器,從低階到高階都有,一件件都被人用秘法封存了起來。
  收!
  管它是什麼,無論用不用得上,上海都收入了天罡戒內,反正這個戒指內的空間極為廣大,哪怕是收下一座山峰,也是輕而易舉的事。
  東面的是各種靈藥,這些靈藥最差都是三品的,其中還有一個玉盒,上海沒有打開,因為他感覺到這個盒子裡面蘊含著強盛的靈氣,赫然是七品的靈藥,這種靈藥早已通靈,一旦放出,肯定會被它給跑掉。
  相比起其他東西,秋家寶庫內的靈藥最多,幾乎有近百株,全都是三品以上的。
  “咦?這是……”
  上海注意到了一個古樸的瓷瓶,他遲疑了一下,稍微打開了一條縫,一股藥香撲鼻而來,這是一瓶丹藥,看裡面的丹藥色澤金黃,通體透明,赫然是三品的丹藥,裡面一共有三顆。
  三顆三品丹藥,幾乎相當於六品頂峰的靈藥了,而且還極為難得的,沒想到秋家竟然還有這等丹藥存在,要知道,在這極境之地內,煉丹師極為罕見,尋常人也能煉丹,不過成功機會極小。
  像這種三品的丹藥,被秋家放在寶庫內,可見它們的珍貴之處。
  沒有過多停留,上海繼續走向北面,那裡擺放著不少的玉簡,明顯是功法之類的東西,看都沒看,當即將這些功法之類的玉簡全部收入了天罡戒內,隨後掃視了一眼,除去一些雜物外,幾乎所有值錢之物都被他給收光了。
  “奇怪?妖族的神物呢?”
  上海皺眉掃視著周邊,禁刃不斷揮斬,破掉了一層接一層的小禁制,幾乎將整個寶庫都逛了一遍,卻是未能發現妖族神物的存在,難道說妖族神物並不在這裡面?
  正當他疑惑之際,小盾內傳來一陣聲響。
  一直處於昏迷不醒的妖女墨嬌,突然出現在外面,身上遍布密密麻麻的古妖文,紫色的眼眸散發著道道幽光,一見之下,有種攝人心神的可怕威能,眉心處更是浮現出了一道玄奧的印記。
  彷彿有什麼神秘事物牽引一般,墨嬌朝著一處角落邁動蓮步,身上蘊含無上道韻的古妖文不斷流轉,所過之處,禁制無法阻擋,竟一一自主破除……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