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浙沪娱乐地图论坛

太古天魔軀……
  上海立即感受到了自身軀體的變化,這種變化比起脫胎換骨還要強烈,每一絲血肉、肌膚和骨頭,都像是被天地重新塑造了一遍,不止如此,幾乎每一點血肉中都蘊含著無匹威能。
  天魔分身雖然消失了,但萬古噬魔古核的精華卻融入了他的每一塊血肉之中,天魔印記也一樣,徹底化開了,歸入了他的身軀內,與整個身軀化為了一體。
  在這一刻,他真切的感覺到,這才是天魔印記的真正妙用,塑造太古天魔軀體。
  天魔!
  在遠古時代,修魔者的極致,才能稱之為天魔。
  至於太古天魔,卻是更遠於遠古,甚至可能是在人族剛出現的時代,據玉簡上所述,遠古人族與現今不同,天生體魄強健無匹,弱冠之年就能徒手開山劈河,成年之後更是神力無邊,能用雙手撕裂強大的荒獸。
  太古天魔就是出自人族剛出現的時代,具體到底有何可怕威能,無論是玉簡還是傳承記憶,都沒有講述太多。
  但是,上海卻感覺到,經過破而後立,重塑新體後,身軀強度遠超以往,哪怕是不用任何魔元和真元,單單用軀體,都能穩壓同階的靈師一境高手,太強了,體內氣血如汪洋,源源不絕。
  “真元和魔元,都能在這軀體流轉,而且通身經脈完全化入皮肉之中,毫無滯感,經過這副太古天魔軀的流轉後,無論是真元還是魔元,釋放出的威能幾乎是倍增……”
  上海心中驚詫不已,雖然失去了天魔分身,但本體強度卻遠超以往,哪怕是對上同階的妖族,也不差分毫,而且他隱隱感覺到,這太古天魔軀並沒自己所見到的那麼簡單,或許還有很多的玄妙可挖。
  這時,一絲絲的溫潤感透過外面流入體內。
  “天地元氣竟自主流入我體內,根本就無需我去特意的修煉……”上海心臟頓時狂跳,雖然只有一絲絲,但這天地元力卻是源源不絕。
  對於修煉者來說,吸納天地元力,只有在修煉的時候才能自主吸納,而往往每個人吸納時間都極為有限,一天能達到六個時辰已經算是舉世罕見的了,這等資質已經算是聖品了。
  這就是為何資質越好,修煉和提升的越快,因為修煉的時間比別人長,吸納的天地元力比別人快。
  無時無刻不在吸納天地元力,這對任何人來說,可是極為罕見的,哪怕是神品資質也做不到這一點,當然,這並不意味著上海的資質變高,而只是因為身體蛻變成為太古天魔軀的緣故而已,他的資質依舊只有中品。
  不管怎麼說。
  天魔分身沒了,對上海來說,雖有些不大方便,但噬魔古核的精華卻融入了本體內,凝聚了太古天魔軀,算是有失有得,相對於前者來說,他更希望後者,分身再重要,也比不上本體。
  當然!
  還有一些不大方便的,就是無法借助魔臂和天魔並體術,躍幾個境界斬殺對手,現在的他只能躍上一階,也就是對付靈師二境,從對付靈師六境掉到二境,這等落差,對他人來說,或許難以接受。
  但對上海來說,這並不算什麼,他的太古天魔軀剛成,威能自然不會很大,但隨著不斷修煉,絕對有望超過以往,最主要的是本體強硬無比,此刻的強度幾乎堪比低階玄器。
  這可是太古年代,人族剛出現的時候,就已經存在的太古天魔軀……
  轟!
  一陣巨響傳來。
  前方的幻境禁制被破開了,秋家老祖等人出現在了視野中,他們二話沒說,繼續強破其餘禁制。
  “他們來了……”
  有所感知的上海睜開了雙眼,他的瞳孔黝黑無比,深邃異常,在最深處煥發著絲絲的紫色電芒,周身上下的魔紋隨著心思一動,迅速收入了體內,皮膚色澤也恢復了正常。
  快速瞥了一眼身側,當看到那具絕美雪嫩的時候,都禁不住楞了楞神,目光被吸引了。
  “這妖女本來就很要命了,現在更要命……”上海呲了呲牙,移開了目光,現在不是處理妖女的時候,得先趕緊給小盾補充真元才行,此刻的小盾外的神芒已然黯淡,隨時都可能破碎。
  隨手捏碎一株五品頂峰靈藥,塞入嘴裡,上海剛打算運轉“天罡神訣”,卻吃驚發現,靈藥入體內後,蘊含的靈氣全數化掉了,根本就無需轉化,直接化成了一半真元,一半魔元。
  “一半真元?一半魔元……”
  上海眉頭一皺,感覺了一下身體,才發現真元和魔元各佔據了身體的一半,不多不少,彼此之間可以相互換位,這兩股截然相反的力量,此刻竟安然同處,這實在有些令人意外。
  收回心神,上海將真元灌入了小盾內,更讓他震驚的事發生了,原本得用力催動大量真元,才能凝聚一絲的神芒,此刻只輸入一點真元,就令它恢復如初了,而且防禦威力沒有絲毫下降的跡象。
  “難道是因為太古天魔軀的緣故?”上海暗自道。
  不過,這對他來說是好事,就算不用靈藥,自身的真元也能夠完全支持小盾的防禦了,至少消耗比以前要少得多。
  轟!
  巨響再度傳來,秋家老祖等人已經連續破開了十餘道禁制,剩餘的最後一道禁制岌岌可危。
  上海可不認為憑著自己剛成的太古天魔軀,就能對付得了這八大靈王境界的高手,縱使有小盾在,也不夠安全,因為神芒隨時都在損耗中,以自身的真元倒是可以支撐,但若是被八大靈王境界高手聯手轟擊,就算擁有大量的靈藥也難以堅持到須彌大陣自行消除的時候。
  瞟了一眼閣樓,上海催動小盾化作神芒,射入了閣樓中,一陣禁制波動傳來,猶如死物般的閣樓彷彿活了一樣,入口處化作了一張森然大嘴,直接將小盾給吞了下去。
  閣樓散發出來的氣息,令已經破開最後一道禁制的靈王境界高手們一陣心窒,因為他們感覺到那股氣息極為古怪,像是無窮無盡的禁制消散出來的。
  “嘿嘿……有活路不走,偏偏跑入死路,老祖也省得多費手腳了。”
  秋家老祖見到小盾進入閣樓內,不但沒有絲毫的擔心,老皺的臉反而綻開了笑容。
  “秋老祖,這座閣樓莫非是那件無盡禁器?”一名靈王境界的高手有些生澀的問道。其餘靈王境界高手紛紛望來,雖然他們已猜到了幾分,但卻還是有些不甘心就這樣讓兩件重寶落入秋家。
  “不錯!這正是我秋家的無盡禁器。”秋家老祖點了點頭,反正都有人看出了,他也不在乎這些。
  “果然是此物……”
  “聽聞這無盡禁器乃是秋家先人所獲,此物據說乃是一件玄妙無比的須彌玄器,能自主演變各種禁制,而且演化無窮,無法破除,若沒有正確開啟之法,誤入裡面,哪怕是靈王三境的高手也是九死一生……”先前那名靈王境界的高手不由面露遺憾。
  其餘的靈王境界高手縱使心有不甘,但也不敢貿然闖入裡面,這無盡禁器內連靈王三境的高手都九死一生,他們若是闖入進去,還能活著出來?再說了,秋家老祖也不會將他們放出來的。
  秋家用無盡禁器作為寶庫,在以往只是傳聞而已,沒想到真的如此。無盡禁器,演化無窮無盡的小禁制,破除一個又會出現一個,沒有盡頭的演化,這才是它的可怕之處。
  哪怕是靈聖境界的絕頂高手陷入裡面,也得吃盡苦頭,畢竟此物極難破除,據說在以往,有一名初入靈聖境界的高手聽聞秋家有無盡禁器,想要來奪取,卻被封入裡面,耗費了七天七夜才突圍而出,那名初入靈聖境界的高手筋疲力盡,最後被秋家先人和一眾高手圍殺。
  “諸位今日相助秋家,老祖我欠諸位一份人情,他日若有相助之事,老祖定當全力相助,諸位今天為了秋家毀掉了不少靈器,老祖我實在過意不去,這般吧,半個月後在下親自前往妖魔戰場一趟,幫諸位收一些頂級靈器回來,彌補各位的損失,如何?”秋家老祖朗聲說道。
  前來助拳的靈王境界高手聽到這一番話,臉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,有頂級靈器彌補,對他們來說,之前的損失算不得什麼。
  至於秋家老祖前往妖魔戰場之事,換做以往,他們自然不會全信,畢竟妖魔戰場極為危險,哪怕是靈王三界的高手,稍有不慎都會葬身在裡面,只有靈聖境界的絕頂高手才有把握進出。
  不過,現在秋家老祖有了兩件重器,特別是那件小盾,若是進入妖魔戰場的話,把握相對要大得多,關鍵時刻說不定還能發揮出保命作用,若不是小盾落入了無盡禁器內的話,他們說什麼都要搶到手。
  “諸位!大家移步大廳歇息片刻吧,等會老祖讓人奉上高階魔晶供給各位恢復。”
  “多謝老祖。”
  “大家客氣了,我們同為木族一脈,本該相互協助才是。”秋家老祖引領著這些人前往大廳。
  至於閣樓,他沒打算去看。
  連初入靈聖境界的高手都差點被困死在這無盡禁器內,秋家老祖不信一個重傷的妖族靈王二境高手,還有一個靠運氣獲得兩樣重寶的小子能夠在裡面活下來,別人不知道無盡禁器的可怕,他卻是一清二楚,在閉關十年,堪破死境之後,曾沒用正確開啟方式踏入過。
  裡面的禁制並不是靜止不動的,而是會四處移動,各種禁制交替,一旦誤碰到其中一個,立即就會引來無窮無盡的禁制,無法躲避,抵擋都很艱難,唯一的辦法就是破除,再破除。
  以秋家老祖的實力,破除了近八百個,最後耗盡了威能,而步伐只挪動了五丈而已,無奈之下只能啟用正確開啟方式,才得以走出來,他都如此了,更何況是別人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