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上海论坛JOH

八大靈王境界高手的威能是何等的恐怖,天魔分身的魔臂瘋狂運轉魔元,卻是難以沖開神芒威能禁錮。
  嘭!
  毀天滅地的力量,席捲而下,天魔分身瞬間迸裂,流傳萬古的噬魔古核徹底崩碎了。
  碎了……
  上海神情呆滯了片刻,咬牙收回了目光,天魔分身喪失,對他來說,多少有些難過,不過眼前不是痛惜的時候,必須得先保住性命,等以後再做打算,心神全部放在催動體內真元,將神芒聚攏之上。
  突然!
  他感到右手掌心一陣莫名的炙熱,不過卻沒有去理會,而是繼續專注著將神芒聚攏。
  “弟弟,快一點,姐姐快撐不住了。”墨嬌的聲音略帶急促。
  “知道了!”
  上海也感到了強烈的危機感,縱使有吊墜煥發的道韻護體,但他明顯感覺到這股道韻只能使用一次,並且威能在迅速減弱,秋家老祖等人聯手產生的壓迫力,令他胸口沉悶無比。
  咔!
  吊墜上出現了一絲裂痕,環繞在上方的道韻頓時消散了一半,恐怖的威壓如山般落下。
  上海臉色發白,他感覺到自己渾身骨骼已經快要被壓碎了,而且道韻在不斷的減弱,小盾透出的神芒已快達到他的足部了,差最後一點點,就可以完全將二人籠罩在神芒內。
  快了!
  馬上就要癒合了。
  二人焦急的盯著神芒,可是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,伴隨著清脆的嘣的一聲,吊墜先一步碎裂了,壓制的恐怖威能宛若潮海一般順著缺口處衝擊而入,這是一股足以碾碎山峰的力量。
  忽然!
  上海右手掌上天魔印記衝射而出,恐怖的魔威盡顯,宛若一尊從天而降的魔神,與衝進來的恐怖威能撞在一起,八大靈王境界高手聯手的力量彷彿遇到了無底洞一樣,被吸得一干二淨。
  啵!
  天魔印記破碎了虛空,徹底消失了。
  “沒了……”
  上海心底一震,這天魔印記從始至終伴隨著他,此刻卻為了保住他的性命,竟自主射出護主,最後消失了,頓時間,一陣帳然若失的感覺油然而生,心情頓時有些失落。
  與此同時!
  清楚的聲響傳來,神芒這時恰好閉合在一起。
  上海醒轉過來,才意識到自己現在正處於危險程度,天魔印記和天魔分身丟失確實很難受,但總比性命丟失了好,再說了他現在還有“天罡神訣”,破鼎和這面奇異的小盾。
  只要活著,一切都會有希望。
  沒有再繼續多想下去,取出一株五品頂峰的靈藥,塞入了嘴裡,咬碎後運轉“天罡神訣”,催化成為真元,五品頂峰的靈藥蘊含的天地靈氣果然強猛,每多吞服一棵,煉化之後他都能感覺到自己的實力提升了一成左右。
  砰砰砰……
  秋家老祖等人的威能轟在小盾上。
  小盾神芒環繞,道道土黃色的波光閃耀而出,更為恐怖的威能衝擊而出,空間轟然倒塌,一股股恐怖的道韻威能,反擊在秋家老祖等人身上,強絕的威能將他們震得連連飛退。
  噗!
  兩名靈王境界的高手,更是當場被震得吐血,哪怕是強如秋家老祖這等人物,也是被震得氣血翻湧,臉色蠟白,赫然受了不輕的傷,雖然他們早已料到小盾反擊威能極強,卻沒想到會強到如此可怕的地步。
  秋家老祖等人沒有再出手,而是紛紛圍著小盾,一個個面露忌憚,同時眼珠卻是在快速轉動,眼神變得更加炙熱了,連八位靈王境界的高手都無法破開這小盾的防禦,可見這小盾絕對不是普通的重寶,很有可能是達到天器層次以上的神物。
  “快去寶庫,秋家寶庫位於後院的地底之中。”
  墨嬌聲音一冷,虛弱無比的嬌軀上釋放出了恐怖的威能,已經完全不復之前病怏怏的模樣。
  上海滿臉不爽,這個妖女還真會裝,先前一副病怏怏,即將要倒下的模樣,小盾防護完全開啟後,不但變臉了,還乾脆變了身,在妖女恐怖的威能壓制下,他原本已經不堪負重的骨頭紛紛開裂。
  “知道了。”
  上海很清楚自己的處境,若是不乖乖聽話,縱使妖女不會殺他,也一定會讓他很不好過,盡力催動小盾,神芒激射,沖向了一名靈王境界高手。
  “他們要跑……”
  “截住他們!不要讓他們跑了。”
  秋家老祖等人紛紛出手,拍向了小盾。
  砰砰砰!
  神芒爆射,秋家老祖等人皆被震開,他們早已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,所以出手威能不大,縱使如此,還是震得他們手腳發麻,與此同時,小盾趁機衝射而出,朝著後院掠去。
  一邊催動小盾飛掠,上海一邊服用靈藥,沒辦法,挪動小盾,比起防禦來說,消耗太大了,一株五品頂峰的靈藥,若是維持小盾防禦的話,起碼能夠持續很長一段時間,而飛掠的話,消耗是百倍以上,幾乎是服下一株靈藥,剛吸納完裡面的天地靈氣,就立即耗光了。
  短短片刻,墨嬌給的靈藥就耗掉了一半。
  秋家老祖等人在後面窮追不捨,雖然起步較慢,但他們的速度卻是極快,眨眼間就追到了距離不過百丈遠,這些傢伙一個個都是人精,察覺到小盾飛掠起來消耗要大得多,當即在後方紛紛出手。
  接連拍擊之下,再加上小盾飛掠,上海體內的真元已快見底了,頓時心中暗暗焦急。
  “你不用管他們,直管朝寶庫飛掠,我來拖延時間。”墨嬌忽然開口說道。只見她連連掐動某種奇特的法決,旋即地面上升起了繁星般的光點,然後景色一邊,變成了一座大湖,後方追來的秋家老祖等人不見了。
  幻境禁制!
  上海一眼認出此種禁制,這種禁制佈置極難,而且得事先安排才行,明顯那批妖族高手進入秋家的真正目的,不是裡應外合的搶奪秋家寶庫,而是在此佈下禁制。
  更何況,那批妖族高手不過靈師六境最高而已,幾乎不可能攻破秋家的寶庫,唯一的用處,就是為墨嬌等人鋪路。
  損失上百名靈師境界的妖族高手,連金吼巨獸的性命都搭上了,就為了奪回一件神物,連墨嬌都說不惜任何代價,上海不僅好奇,到底那一件妖族神物有何奇特之處,竟讓妖族甘願付出這麼大的代價來奪回?
  幻境形成的景色十分優美,看起來像是真的一樣。
  可是在另一端,卻不時發出陣陣破裂聲,明顯秋家老祖等人正在衝擊幻境,這座幻境最多抵擋一時半刻而已。
  一道道的禁制,在墨嬌的催動下,不斷凝聚而出,這些禁制上遍布了古妖文,赫然是一種強大的禁制,比起秋家的禁制還要強上不少,其中不少禁制是上海曾在玉簡上看過的。
  “妖族果然財大氣粗啊,這些禁制中,有不少都是需要很多珍貴的材料來設置的……”上海暗嘆道。
  不過他的手上卻是不慢,繼續催動小盾前行,雖然禁制強大,但他卻是清楚,除非是逆天禁制,普通禁制,哪怕是強大一些的,只要花費時間遲早會破除。
  “前面就是寶庫位置。”墨嬌指向了前方的一座閣樓,眼眸中帶著一絲異樣的激動,“弟弟!謝謝你送姐姐到這裡了,下輩子若能遇到,姐姐會還你這個人情的,你就安心去吧。”說話間,她已經一掌拍下。
  果然還是來了……
  上海臉色頓時一陣鐵青,他所預想到的最壞的結果,還是出現了,只是沒想到妖女翻臉會翻得這麼快而已,修長如蔥白般的玉手,看起來柔弱無比,但卻飽含了足以碾碎山川的可怕威能。
  幸虧,早已有所準備。
  小鼎被上海取出,準備朝著墨嬌身上潑去,他不信在這個小盾內,這妖女還能躲到哪去,就算是死也得拉個墊背的。
  “弟弟!你太傻了。”
  墨嬌眼中的忌憚早已消散掉了,滿臉嫵媚微笑道:“你真以為姐姐會怕這金吼巨獸的精血?別忘了,姐姐可是妖族中人,金吼巨獸的精血蘊含的神雷天火雖可以輕易殺死靈王境界的高手,但卻有一大弱點,被禁制所克,在這之前,姐姐已給自己刻了一些小禁制。”
  說話間,她身上已經浮現出了一道微弱的禁制,縱使禁制微弱,但在她的強大實力催動下,散發出來的威能卻是不弱分毫。
  禁制……
  上海臉色一變。
  “傻弟弟,姐姐很捨不得殺你,可惜神物不能被外人見到,所以沒辦法了,只能委屈你了……”墨嬌一臉憐惜之色。
  “既然你要殺我,那我們就一起死算了。”上海突然抬起頭,嘴角掠起一抹冷笑,他的右手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柄斷刃,當下紮在禁制上,只見呲的一聲脆響,禁制破掉了。
  小鼎內的精血倒了出來,似雷如火的神雷天火閃爍不斷,墨嬌的俏臉頓時一陣泛白,在狹小的小盾神芒之內,她空有一身強大的威能,卻無法躲避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精血滴落在她的胸口上。
  唰!
  衣衫瞬間化成飛灰,一片雪白滑嫩完全展露在上海的眼前,可惜他只能看一眼,因為鼎內的精血已經潑在他的身上了,一陣劇烈的非人痛楚傳來,整個人像是被丟入了熊熊燃燒的火焰中,其中還有令人發狂被電到的麻酥感。
  二人同時倒在了小盾內。
  上海渾身遍布似雷如火的神雷天火,小鼎傾倒之下,不斷的溢出大量的金色血液,澆灌在他的身上,火焰將他皮膚烤得乾裂,體內的血液已經被蒸乾了,骨骼也被燒得發脆,彷彿只要動一下,他的身體就會徹底散掉。
  太恐怖了……
  他感覺到身體生機喪失,但自身的意識卻是因為靈核的存在,而依舊停留著,每一秒每一刻都在飽受煎熬,彷彿過了很長時間,又過了許久,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生機徹底化為烏有,哪怕是仙丹也無法將他救活,意識在漸漸消退……
  小盾泛著神芒,依舊流轉不停,在它裡面躺著二人,男的渾身焦黑,發膚早已化成了飛灰,生機斷絕,而女的生機銳減,但是在她的身上卻泛起了一股更為神妙的黑光,這股飽含著古怪道韻的黑光,令她生機快速勃發起來。
  男的身體依舊如初,彷彿冬日斷落的枯枝敗葉。
  突然!
  咚的一聲,這是心臟的跳動聲,雖然很微弱,但卻強而有力,是從男子的身上傳出的,那具焦黑的身體忽然動了一下,咔嚓!清脆的聲響傳來,發膚龜裂,迅速傳遍周身。
  咚咚咚……
  心臟跳動逐漸變得強烈起來。
  破碎的皮膚和血肉下方,一具佈滿了神秘奧妙魔紋的嶄新軀體呈現而出,軀體如黑玉般,通透晶瑩,骨骼宛若隕天神鐵,煥發著道道的威能,在這血肉之下,強橫莫名的道韻不時閃現。
  “破而後立,納極致之威,碎神開化,裂印重塑,以天地為噬,以大道為精,以神為血,是為太古天魔軀……”渾厚而充滿道義的聲音,宛若來自恆古,悠長而遙遠,卻飽含著極致威能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