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州最大夜店酒吧

“放你的屁。”森罗怒吼道:“上海不是废物,你才是废物,你凭什么跟他比,他比你努力多了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实力怎么来的,如果不是你那身为药园长老的父亲给你提供灵药,你能提升得这么快?”
  “你找死!”
  被触及心事,玄央威恼羞成怒,一脚狠狠的踩了下去,踩得森罗嘴里喷出大口的血。
  “森罗大哥……”沐凝雪的泪禁不住流淌而下。
  一脚接一脚!
  待到森罗奄奄一息的时候,玄央威才停了下来,冷冷一笑道:“你说的没错,我承认他确实很努力,可是他努力又怎么样?修炼了十年,连一阶灵士都没达到,灵药?他想要获得灵药?做梦去吧,这辈子他都没有机会了。”
  “怎么?你还在期待有人来救你们?别做梦了,没人会来帮你,哦!对了,还有一个,上海,不过这个缩头乌龟在哪呢?”玄央威满脸戏谑。
  “你在找我吗?”
  一道低沉而冰冷至极的声音从树林中传出,这声音饱含着熊熊怒火,仿佛要将一切给燃尽一样。
  唰唰……
  树丛被拨开了,一名少年走了出来,头部微微低垂,身上散发着浓烈的煞气,感觉就像是一只随时准备猎杀的绝世凶兽,缓缓抬起头,漆黑的眼眸犹如利剑出鞘,令玄央威等人禁不住眯住了眼睛。
  潜伏的绝世凶兽,已经露出了他的爪牙。
  “上海!”
  “昊哥哥……”沐凝雪惊喜交加。
  在场的所有人,神情各异。
  玄央威脸颊抽搐了几下,时常在原始区捕猎,他的感知颇为敏锐,眼前的上海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,不过这种感觉还是被他给按捺住了,因为他认为这可能是错觉。
  “昊哥哥,你快走。”沐凝雪想起上海不是对手,焦急的喊道。
  “对,赶快走,去找族老过来。”
  森罗也赶紧说道。上海连一阶灵士的实力都不到,留在这里,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。
  “来了就别走了。”
  玄央威咧嘴一笑,嘴角泛起残忍之色。
  两名同伴早已经会意,面露戏谑,一左一右向上海逼近。
  上海早已注意到了沐凝雪身上的伤,看到那些划痕的时候,心疼不已,同时怒火也越燃越盛,既然要算账,那就在今天将这段时间的旧账新账一起了结。
  突然!
  沐凝雪挡在身前,这个柔弱的女孩张开了细嫩的双臂。
  “不许你们伤害昊哥哥……”沐凝雪说道。她的神情倔强而坚定,仿佛就算豁出一切也不在乎,只为了守护自己在意的人。
  “凝雪……”
  上海一怔。
  看着眼前这个女孩的背影,她的性格是那么怯懦、温婉和善良,哪怕是杀只鸟兽都不忍下手,可是这一刻,她却挡在了前方,柔弱的小身子瞬息变得高大起来。
  上海体内产生了浓烈的暖意,在这一刻,他的内心深处生出了一个坚定的心念,守护她,不要让她受到任何伤害,任何试图伤害到她的人,先从自己的身上踏过……
  “没事!这群废物还伤害不了我。”上海说道。
  这句话落入玄央威等人耳中,令他们脸色顿时一变,这上海是从什么时候起就变得如此嚣张狂妄了?再看到这二人一副郎情妾意的模样,他的脸色渐渐变得狰狞起来。
  “给我打断他的手脚,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少狂妄的本事。”玄央威对距离最近的两名同伴喊道。
  “交给我吧!”
  其中一名男子瞬间踢出四腿,位置分别是上海的四肢,真元狂吐,腿风不绝于耳。
  森罗等人脸色剧变。
  光听声音,就能看出这四腿的威力极大,而且以三阶灵士的实力施展出来,哪怕只用一分力量,也足以踢倒一株树木,更别说用全力了,一旦被踢中,除了四肢断裂外,不会再有其他结果。
  “上海!快躲开……”森罗赶紧大喝。
  “昊哥哥!”
  沐凝雪冲了上去,准备挡在前方。
  嗷!
  一道凶兽的吼声凭空传来。
  原本站于原地的上海,已经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庞大的巨猿凶兽,巨猿强猛的双臂轰出,气流发出呲呲的裂响声,沉重无比的一对巨臂,带着千钧之力,穿透了男子的腿影,狠狠的砸在男子胸膛上。
  咔嚓!
  骨头脆响的声音无比的清晰。
  男子噗的喷出大口的鲜血,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一样,高高抛到十米空中,划过一道弧度后,将一棵大树砸得断裂,一阵灰尘扬起,男子倒在树丛中,已不知死活。
  沐凝雪惊得捂住了自己的小嘴,努力不让自己叫出来。
  森罗眼珠瞪得浑圆,嘴巴张得大大的,几乎都能塞下两颗鸡蛋了。
  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  “三阶灵士实力的木法被一招击败了?”
  “他好像用的是兽技,可是兽技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威力……”
  玄央威等人的笑容僵住了,脸颊连连抽动,他们实在无法相信,木法会被这个一向被他们看不起的上海给击败。
  “大家一起上!”玄央威倒是个果决的人物。
  “嗯!”
  “宰了这小子!”
  剩余的三人和玄央威一起,冲向上海,他们长期一起猎杀猛兽,配合极为默契,根本不用多说,一个眼神就能传达信息,四人迅速分开,拳、掌、脚和肘,四种不同的攻击,分别锁定了上海四个方向。
  玄央威四人全力出手,真元不断喷吐,丝毫不给上海任何反击的机会。
  特别是玄央威,他已经是三阶巅峰的灵士,一拳的威力之大,远胜其他三名同伴,他出手的时候刻意保持与其他人同样的威力,等待在即将击中的刹那,再释放出全力。
  四人联手之下,威力大增,哪怕是四阶的灵士遇上他们,也未必能够讨得到好。
  “去死吧!”玄央威身上真元暴涨。
  上海没有动,他低垂着头,仿佛四人出手对付的不是他一样,眼看四道猛烈的攻击即将轰在他的身上,他才猛地抬起头,眼瞳顿时变成了血红色,浑身上下的气息顿时变得狂暴起来。
  凶兽!
  上海仿佛就如同一头藏匿着爪牙的凶兽,在关键时刻,将自己的锋锐全部展现而出,浑身上下充斥的戾气,令玄央威等人感到胸膛一阵发闷,他们感觉到,自己对付的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头无以匹敌的可怕凶兽。
  嗷!
  凶兽震怒!
  “妖豹铁鞭”!
  “血虎掏心”!
  “天鹰裂爪”!
  “真猿震臂”!
  这四招兽技,玄央威等人并不陌生,他们常常会用到。
  可是,这四招兽技,在上海施展出来后,威力竟然变得极为恐怖,一招一式,尽显“兽杀”精髓,凶、猛、快等真意,淋漓尽致的展现。
  什么叫做兽技!
  这才是真正的兽技。
  更为可怕的是,四招之中蕴含的锋锐,瞬间将他们身上坚硬如骨头的皮甲切得制皮破碎,森寒的锐意,刺入了血肉、骨头甚至是骨髓当中。
  四招!
  只是四招而已。
  玄央威四人的联手不但被破掉,而且还连抵御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分别轰飞而出。
  玄央威毕竟是三阶巅峰的灵士,真元卸掉了一部分的威力,相比起三名同伴,他的伤势要轻一些,被震飞的他死死的盯了上海一眼,咬牙提起剩余真元,准备借力逃离。
  “上海,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……”玄央威咬牙切齿的吼道。丢下这句狠话后,他立马运足真元逃离。
  嗖!
  一道身影掠过。
  好快的速度……
  玄央威脸色大变,只见上海已经挡在他身前,并对他咧嘴一笑,这副笑容此刻在他眼中是那么的可怕,令他从足心直至脑门,都泛起了森森冷意,浑身上下禁不住打冷颤。
  嗷!
  犹如凶兽般的上海,如同离弦的箭,双手合在一起,如同一柄巨锤般,狠狠的砸在玄央威的背部上。
  喀嚓一声,脊背碎裂的声音传来,玄央威惨叫出声。
  这并未完结。
  上海的速度极快,足尖一点地,立马跳跃而起。
  玄央威就像悬在半空的沙包一样,被密集的拳脚轰中,骨头断裂声接连不断传出。
  一根根的骨头被敲断,玄央威昏死了不知多少次,每一次都被痛醒过来,当最后一根骨头断裂的时候,他才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上,头一歪,彻底昏死了过去……
  ……
  “你真的是上海?”
  “你说呢?”上海笑着捶了森罗胸口一拳。
  “哎哟……”
  森罗捂住了胸口,满脸痛苦之色,嘴角还溢出了一些血液。
  “森罗,你怎么样?”上海神色大变,这才想起这家伙受伤不轻,赶紧上前询问。
  森罗忽然咧嘴一笑。
  随后,他伸出胳膊,挽住上海的脖子,左拳轻轻的捶了一下对方的胸口。“你这家伙,早就达到四阶灵士实力,也不跟我说,瞒了我这么久,害我白白担心,看我不揍你一顿。”
  “别!我错了,行了吧。”
  上海连连摆手,心底却暗自松了一口气,原本他还打算找个借口来解释自己实力为何会突然暴涨,现在看来不必了。
  “不行!”
  “哎哟,你来真的?我和你拼了。”
  两个家伙闹了起来。
  闹腾了一阵后,上海才想起了什么,朝正在小声安慰着怀里少女的沐凝雪走了过去。
  “伤得重不重?”上海柔声问道。
  “没事!”沐凝雪微笑的摇了摇头。
  “傻丫头,还说没事,让我看看。”
  上海伸出手拨开了破碎的衣角,嫩白的左肩上,有些抓痕比较严重,已经被抓破皮了,看得他禁不住一阵心痛,恨不得将刚刚被他教训了一顿的阿兰等人再抓出来狠狠揍一顿。
  “昊哥哥!给你!”
  沐凝雪轻轻的喊了一声,然后从怀里掏出一颗犹如橘子般的果实,扑鼻而来的奇异香味与表皮散发的淡淡光华,这是一颗灵果,而且还是灵气相当浓郁的上好灵果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