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KN

唰唰……
  树木不断倒塌,有的是被震裂,有的则是被整齐的削断,一片片的碎石和草木激射而出,原本耸立在周边的数十块巨岩,已经被击打得粉碎,以上海为中心,百米范围内变成了一块空地。
  “妖豹铁鞭”!
  上海扑向了不远处的一块高达三米的巨岩,翻身扫出一腿,鞭腿消失了。
  咻!风发出锐利无比的呼啸,只见一道锐利无比的光芒闪耀而过,没入巨岩之中。
  嘭!
  巨岩爆裂,漫天碎石激射而出,每一块碎石碎裂处,竟出现了一面整齐的切口,仿佛被神兵利器给切割过一样。
  上海胸膛剧烈起伏了几下,看着身上毛孔处溢出的杂质,脸上浮现出一抹惊喜之色。
  “‘天罡神诀’不愧是天罡宗的镇宗法典,施展之后,我的真元滋生源源不绝,施展出兽技后,威力还如此可怕,更重要的是,竟然还能促使体内的灵药杂质快速排出。”
  “今晚我体内的杂质,至少散掉了一部分,按照这种速度来算的话,最多十天左右,我就可以清光体内杂质,继续服用灵药了。”
  上海越想越兴奋。
  “现在我的‘天罡神诀’第一层才刚入门,就有这么强的威力了,如果达到精通的话,威力还能再提高一层,后面还有小成和大成这两个境界。而且,我修炼的‘天罡神诀’只是第一层而已,要是集齐九层的话,威力该有多可怕……”上海倒吸了一口冷气,他才体会到有功法和没功法的巨大差异之处。
  修炼一个晚上,上海也累了,沿着原路回到住处,洗涮了一遍后,沉沉睡着了。
  “上海大哥,上海大哥,快起来啊……”一名八九岁的孩童拍着门板,急切的喊道。
  “是林德啊,有什么事吗?”上海打了个哈欠。
  林德是住在隔壁树屋的孩童,由于常常喜欢跑来找沐凝雪讨要果物,所以对这小子倒也不陌生。
  “出大事了……”林德焦急的说道:“凝雪姐姐被人欺负了。”
  “什么?”上海脸色一变。
  ……
  秋意岭!
  玄木族领地南面的一座山岭,这里树木繁茂,果树繁多,加上地理位置不错,一年四季都盛产各种果实,由于水土原因,这里的果实鲜美多汁,以至于不少鸟兽在此地繁衍居住。
  时常会有玄木族的族人来秋意岭采摘果实和捕猎鸟兽,当然,也有些运气极佳的族人会寻到一两颗“灵果”。
  灵果!
  又称之为独果!
  一棵果树只要活过千岁,就会称之为老树,秋意岭内的老树极为繁多,像这种老树,一年四季基本上都不会结果。
  可往往也有例外之处,有些老树会在某一年突然开出一朵花,并结出果实,这种果实就是独果。
  独果汇集了老树一身的精华,除去美味多汁外,还蕴含不少灵气,好一些的独果蕴含的灵气量,几乎相当于一品灵药,对于大部分一辈子都未必有机会获得一株灵药的玄木族人来说,独果的价值可想而知了。
  独果和其他果实的生长时间是完全不一样的,没有特定的生长时间,从开花到结果都很快,就像昙花一样,一个时辰开花,第二个时辰结果,第三个时辰可能就掉落了。
  所以,要获得独果,只能靠运气。
  玄木族内,常年会有族人在秋意岭转悠,只为等待独果出现。
  寂静的丛林被一阵吵闹声打破。
  秋意岭的入口处。
  五名身着华贵蚕丝服饰的女子堵住了周边的路,一名身着兽皮衣的少女被拦在中间。
  少女年约十四五岁,柳眉如黛,肌肤胜雪,虽然身着打着补丁的朴素兽皮衣,但却无法遮掩她婀娜的身姿,俗话说,人靠衣衫,但这句话在少女身上却要反过来。
  第二位少女年约十一二岁,垂着头,眼眸含泪,在她的脸颊上有着一道清晰可见的巴掌印,小肩膀不断抽动着,明显极为害怕,被第一位少女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  沐凝雪轻轻拍了拍怀中少女,以示安慰了一番,星眸含怒的望着五名身着华贵蚕丝服饰的女子。
  “你们到底想怎么样?”沐凝雪灵动的声音带着怒意。
  “臭丫头,趁我们不注意,竟然敢偷我们的灵果,胆子倒是不小,还不快交出来?”为首的女子喝道。
  “对!快交出来。”
  “不然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。”
  “我劝你最好别自讨苦吃,阿兰的丈夫可是玄央威,要是让他们知道你们偷了他的东西,你们就惨了。”
  其余女子纷纷接话,连喝带威胁。
  “你们……你们胡说……这灵果明明是凝雪姐姐找到并守候了四天,采摘下来的……”年龄稍小的少女涨红了脸,极力辩解,由于受了委屈,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。
  沐凝雪怒视着阿兰等人。
  那一颗灵果,是她在秋意岭发现的,从早到晚守候了四天,终于等到它结果成熟,才将它采摘下来,原本打算将它带回去给上海调养身体,却没想到遇到阿兰等人。
  阿兰等人见到沐凝雪采摘的灵果,顿生贪念,将二人拦了下来。
  “我们胡说?”
  “明明是你们偷我们的,还说我们胡说。”
  “快交出来,不然打断你们的腿。”
  “这两个小贱人,长得倒是挺不赖的,以后肯定是个祸害,姐妹们,干脆我们毁了这两个祸害,免得以后祸害我们家男人。”
  “没错!扒光她们衣服,毁了她们的脸。”
  说话间,阿兰等五名女子,就朝沐凝雪和少女的脸蛋和衣服抓去。
  二人吓得花容失色,连连避让,但肩部的衣衫还是被抓烂了一部分,手和颈部更是布满了红色的抓痕。
  “都给我住手!”
  一阵怒喝之下,森罗狂奔而来。
  他本来在附近巡逻,从同族的一名孩童口中得知,沐凝雪被人欺负了,立马赶了过来。
  见到森罗瞪着发红的眼睛,阿兰等五名女子神色大变,赶紧收起手,吓得立马转身就跑。
  森罗可是一名二阶的灵士,要收拾她们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  “凝雪妹妹,你们怎么样了?”森罗来到沐凝雪身侧,见到二人身上的伤痕的时候,更是怒火交加,“我去找她们算账。”
  “森罗大哥,算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沐凝雪拦住了森罗,反正只是一些轻伤而已。
  这时,不远处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。
  刚转身跑掉的阿兰等五名女子已经沿路返回,在他们身侧还跟着五名怒气冲冲的硕壮男子,一行人快速疾奔而来。
  见到这批人,森罗的神色骤然一变。
  “央威,就是他们,这两个臭女人不但抢了我们的灵果,还叫人来欺负我们,央威,你可要替我做主。”说到后面,阿兰还挤出了两滴眼泪,模样极为委屈,仿佛被欺负的人是她一样。
  “森罗不但要打我们,他还想欺辱我们……”
  “不能轻易绕过他们。”
  有了依仗后,其余女子纷纷添油加醋,一个个趾高气扬的瞪着森罗三人,模样极为嚣张。
  玄央威脸色当场沉了下来,目光横扫过,哼了一声,最后目光定在了沐凝雪身上,眼睛霎时红了,就连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,眼神中充满了难以掩饰的浓郁的占有欲。
  此刻的沐凝雪,衣衫被扯烂了一部分,特别是肩膀处,白嫩细腻的皮肤犹如羊脂玉一般,上方还带着不少的指甲抓痕,这不但没有影响沐凝雪整体的美感,反而增添了别样的美感。
  玄央威舔了舔发干的嘴唇,沉声道:“你们的胆子倒是不小,敢偷我们的灵果。”
  “放你的屁,灵果明明是凝雪妹妹采摘的。”森罗怒道。
  “你说是她采摘的?就是她采摘的?”玄央威冷冷一笑,“族规规定,偷窃同族灵药者,应该交由被偷窃族人惩罚和发落。森罗,如果不想挨打的话,就乖乖滚一边去,别管这件事。”
  “你……”
  森罗怒极。
  玄木族内的女子地位是相当低下的,以玄央威在玄木族的身份和地位,要给沐凝雪扣下偷窃罪的帽子是轻而易举的事,到时候被他带走,后果就更难以想象了。
  就算事后找族老们来评定,沐凝雪也早就被这畜生给践踏了。
  如果不是顾及身后的沐凝雪二人,以森罗的脾气,不管打不打得过,早就出手了。
  “凝雪妹妹!”森罗低声道:“等下我缠住他们,你们有多远,就跑多远,别管我,知道了吗?”
  “森罗大哥,可是你怎么办?”沐凝雪满脸担忧。
  “放心,他们不敢打死我,快走!”森罗说完,猛地瞪向玄央威,“玄央威,你这个兽娘养的,有胆子来揍我啊。”
  话音一落。
  森罗已经出手了,大步朝前跨出,雄猛的一拳砸向玄央威的面门。
  玄央威面露不屑和鄙夷,连躲避的念头都没有,右手一掌拍出,真元初绽,遍布整条手臂。
  嘭!
  拳头与掌拍击的声音传来。
  森罗整个人被震得高高飞起,重重的砸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,剧痛令他的面容扭曲,他挣扎了两下,想要爬起来,膝盖上却传来嘎啦的脆响,身体再度趴倒在地上。
  一击!
  仅仅一击。
  就将身为二阶灵士的森罗给击倒了,而且还震碎了他的膝盖骨,羞愤、不甘和挫败感等各种情绪浮现在他的脸上。
  二阶和三阶虽然只差一阶,但两者之间的差距极大,更何况玄央威还是一名三阶巅峰的灵士。
  “还不快走……”森罗咬牙吼道。
  沐凝雪眼眶含泪,迟疑了一下,点了点头,拉着怀里的少女,转身就跑,她也知道自己留下来是个累赘。
  “想跑?”
  玄央威目露戏谑,转过头对身侧的两名同伴点了点头。
  二人露出会意的微笑,俯身掠向沐凝雪,长达一百米的距离,短短五个呼吸就被拉近。
  “还想走吗?”
  “别做无谓的挣扎了,乖乖听话,哥哥们今天会好好待你们的。”
  沐凝雪神色剧变,赶紧拉住那名少女。
  森罗顿时面如死灰,左手拳头禁不住捏紧,身躯禁不住剧烈抖动起来,对着玄央威大吼道:“有本事你冲我来,放过她们。”
  “你这是在求我吗?”玄央威一脚踩在森罗的胸口上,居高临下道:“怎么?不甘心?我早就对你说过了,当初让你跟着我们一起,你偏不跟,还与上海这个废物瞎混在一起,现在知道后悔了吧?”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